微雾弥漫

下班了,深秋的北京天已黑的早,才不过傍晚六点出头,天已全黑。起雾了,是薄薄的那种,橘红的路灯,光线透过黄透的秋叶,在薄雾中散射出去。
 
我坐在车上,车窗外是灯红酒绿的光影,风驰电掣的飞逝去了,不曾有任何一处风景在我脑海中定格成一张特写。
 
今夜的北京更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猫,安安静静的吐纳呼吸。今夜的北京,人不是很多,有如一个小城市,贤惠大方,显尽优雅的宁静。
 
我在人潮汹涌的海洋中给憋闷坏了,而眼前微雾迷朦的深秋,偶尔荡漾的清风,让我自由地呼吸,让我因此有了好心情,我也愿意在此刻回忆这好心情。
 
最近的心绪是安详和平静。在这平静里,我有时候渴望放浪形骸的文字,有时候渴望歇斯底里的呐喊,渴望无所顾忌的呼吸,渴望美轮美奂的弦音,肆无忌惮的思绪。
 
我仿佛在许久的沉默里重新获得了思想的重生。同样的眼睛,看到了不同的爱与恨,看到了不同期待与诉求。同样的耳朵,听到了不同的音乐,听到了不同的声音。我也应该重新思考自己的生活,重新定位自己的人生。
 
今夜的微雾弥漫,今夜的心辉煌如梦!

62087fe1496415fc72d6d&690

62087fe149641601205d9&690

1,902 次阅读

阳光灿烂

今天是WW同志的生日。
 
在陪她在楼下报刊亭等着她同学短消息的时候,WW同志说老天爷对她最好了,所以今天窗外阳光灿烂。
 
我大为赞同她的观点,恩今天是个好日子!82年的今天WW同志诞生了。
 
在报刊亭的时候我好奇买了一本《南风》。这似乎是本很出名的杂志,我没怎么看过。打开一看,全是柔情蜜意的爱情小说。自己已经过了看这类小说的年龄了,翻了翻,觉得很幼稚,便让WW同志拿回家去。
 
回到办公室,窗外的阳光铺了满屋,窗台上的绿萝是一种炫目的绿色。我爱这绿色,我爱这阳光灿烂的日子。
 
 

1,405 次阅读

回家

十一期间,回了趟家。

在南昌待了不短的时间。当我站在南大北区大门口候车的时候,时光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的夏天,记忆喷涌。那个青涩的夏天,从南区步行到北区,只需要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哪时候北区的席殊书屋还在,从南区赶过来上课的前夕,只要时间允许,往往会进去小泡一会,享受一下书屋内轻柔的音乐,饱闻一下满屋的书香。书屋对面隔着南京东路的好口福小吃城如今还在,装潢没有变化,这里也是大学常来光顾的地方,那个时候经济很拮据,往往要一份2元钱的煎饺,咬一口便能流出香浓的油汁,一边和同学说说笑笑,那样的生活,在现在看来竟然是无比幸福的事情。

正对着的江大南路如今再也不是萧条的小街道,而是变成了一条小资情调的商业街。街口左侧是天虹商场,物价便宜,购物环境也好;右侧是新开的一家老树咖啡,提供的咖啡从南山到摩卡到卡布其诺,而且居然哈根达斯也有的卖,这东西我到目前都还没有品尝过。老树的咖啡在后几天和317的兄弟们以及老伍一起去了,咖啡屋昏暗的灯光让我有些不适应。我们坐在二楼的沙发上,大家围成一个半圈,玻璃桌上两盏橘黄的烛灯映红我们的脸庞,音乐是何其的轻柔,小姐给我们端来浓香的摩卡和玫瑰奶茶。我们五个大男人,表情凝然,挂着莫名其妙的忧伤。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情形,往事、友情、爱情、事业,什么都可以谈,然而更多的时候是沉默。

是的,好时光一去一不复还了,我们还剩下未来,而未来也渐渐被生活吞噬。哪最后呢,我们还能期待什么?

663 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