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

凌晨四点左右,又梦魇了一次。
 
梦见自己在自己的小屋里坐着,母亲在厨房做着午饭,忽然母亲叫喊起来:“完了,完了。”之后我便听
见类似着火的煤气喷涌而出的声音。我心想,不好煤气漏了,便急着去帮母亲。于是,骤然坐起来,梦也忽然醒了。心跳得极快,浑身冷汗,感觉血液都往胸口涌,像被打了一拳,又像跑完三千米的感觉。我坐在那里动弹不得,心想是不是心脏病?
 
我在床上坐了大概十分钟才缓过劲来,呼吸也顺畅了一些,就是心跳还是很快。于是就慢慢躺下继续睡觉。
 
后来想想,其实我怕极了,该不是远在千里外的母亲有什么微恙吧。于是午饭前打电话回家,正是母亲在家。母亲问我怎么中午打电话回家,我唯唯诺诺的把梦魇的事情讲了一遍,问母亲身体可好?
母亲反而宽慰我,不要害怕,也不要挂念,一切都很好,你要注意身体才是。听到母亲正常的声音,这才心里平静多了。
 
一次可怕的梦魇,以文记之,愿亲人永远身体健康。
541 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