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灾多难的2020

前一篇还是二月的杂记,浑浑噩噩记录的是2020魔幻般的开局,之后武汉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全世界又紧接着新冠大流行,超级大国抗疫的失败,又引发各种政治风波,世界格局暗流涌动。

早上起床后翻了翻微信,赫然发现唐山6:38分发生了5.1级地震,北京有震感。还好这次地震发生在清晨,倘若天还没有亮,倘若地震级别再大一点,后果也许不堪设想。

而5月下旬,中央气象台连续发布了35天的暴雨预警,南方水灾连连,一片泽国。而今的洪灾相比98年有过之无不及,家乡洪水肆虐,乡亲无家可归,令人揪心泪目。身在北京,多了一份牵挂。

2020.7.10 江西鄱阳县溃堤 (来源:凤凰网)
2020年江西洪水

作为一个98年参加高考的江西人,当年的在高考前几天涉水去学校上自习的场景还未走远,长江抗洪抢险解放军用身体抵挡洪水的记忆还历历在目。

98年长江抗洪抢险

自上个世纪以来,中国便是灾难深重的国家,2020逝去一半,已经可以确定无疑是多灾多难的一年,我们每个都裹挟其中,无从选择,成为我们共同历史记忆的一部分。

所以世事无常,请朋友们一定珍重,请一定坚强!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为家乡祈福,为天下苍生祈福!

36 次阅读

二月杂记

从进入2020年到现在,每日的生活机械重复,两点一线,是有些浑浑噩噩,没怎么想过有什么可以特别值得一写。直到疫情打破了生活的平静。于是想用时间线的方式记录下魔幻的2020年开局。

1月3日 美国击毙伊朗将军苏莱马尼,两国差点擦枪走火,紧接着1月9日 伊朗误将乌克兰客机击毁,上百条鲜活的生命,幻化成触目惊心的花火,揪心叹惋!

1月12日下午1时,菲律宾旅游胜地大雅台(Tagaytay)附近的塔尔火山(Taal Volcano)开始喷发,火山灰高达1公里。

1月20日 钟南山院士接受央视采访,说新型冠状病毒是肯定的人传人。

1月21号中午的时候,妻子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把我父亲回老家的火车票退掉,说网上已经开始抢购口罩了。我左右为难,春节回老家的火车票是父亲为了参加堂弟婚礼,提前很长时间才抢购到的。 晚上回家后全家一商量, 2003年的北京非典,还历历在目, 我们不能冒着风险前行。 还是决定让父亲取消回乡的行程,虽然损失了点退票费,事后证明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1月23日,除夕夜。武汉封城。 各种媒体发达的今天,各种消息铺天盖地卷来。 全家怀着忐忑的心情吃了一顿年夜饭,同时为武汉的人们担心。

1月31日 澳大利亚森林大火还在继续,报道有数亿只动物丧生。

2月5日,春节假期过后,开始在家办公。此前也经常在家办公,倒没有任何的不习惯。

2月7日晚,李文亮医生,一个普通人,一个好人,一个善良的人,去世了。那一夜,互联网为他进行了国葬。那一晚,失眠了。

2月10日报道, 非洲东部正遭遇25年来最大的蝗灾,数十亿蝗虫入侵索马里、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等非洲国家

2月13日,据媒体报道,印尼当地时间凌晨5点16分,默拉皮火山喷发,火山灰高达2000米
……

不是很明白为何今年密集发生天灾人祸,也许这就是所谓生命的无常,但生活依然要平静地继续下去……

92 次阅读

第三人称

非常偶然地听到这首辣椒翻唱的《第三人称》,心弦拨动,吉他轻弹,舒缓温柔,却有些淡淡伤悲的寂寞,很多时候话不要太多,只需一个姿态,一个背影就足以表达。

虽然是首伤感的情歌,一个人安静听着这女声轻唱,很契合当下的无奈心境:我们总是孤独难免,“快乐当然有一点,不过寂寞更强烈”;世事是如此变幻无常,心事更需要一个孤独的港湾偶尔停泊,才能更好前行。不管是爱情,还是人生,其实从第三人称的角度而言,都应当不断追寻更好的自己……

第三人称

作曲 : Hush
作词 : Hush
原唱:Hush

他想知道那是谁
为何总沉默寡言
人群中也算抢眼
抢眼的孤独难免

快乐当然有一点
不过寂寞更强烈
难过时候不流泪
流泪也不算伤悲

天真以为是他的独特品味
殊不知是他
难以言喻的对决
子母画面分割上演谍对谍
而谁是谁

对於第三人称的角度而言
也明白其实
每个人都有缺陷

不自觉遮掩 多少也算
自然的行为

快乐当然有一点
不过寂寞更强烈
难过时候不流泪
流泪也不算伤悲

天真以为是他的独特品味
殊不知是他
难以言喻的对决
子母画面分割上演谍对谍
而谁是谁

对於第三人称的角度而言
也明白其实
每个人都有缺陷
才不断的追寻 更好的自己
直到青春一定程度的浪费
才觉得可贵
他想知道那是谁

https://music.163.com/song?id=502043537&userid=39499951

312 次阅读

“遇见”马家辉

摄影:廖伟棠,来自:南都周刊
图片来源:http://www.sohu.com/a/237552935_100152450

认识马家辉是从“圆桌派”开始,每天上下班的路上开着车,听着“圆桌派”,以打发堵车时寂寥的时光。最初的感觉马家辉只是个香港的编辑、文化人,渐渐听多了便能感觉到他的博学,诙谐、善良和坦诚,很多往昔的故事,不管是太囧的还是人性深处的,都可以畅快讲出来。

对马家辉有了更深入了解的兴趣和好奇,既然是作家,那当然应当了解一下他的经历,拜读一下他的文字。于是翻了他的博客和微博来看,很喜欢那种平实带着烟火气的文字,像是碎碎念,特别是文中的黑白配图,有一种时光定格的姿态,很安静的感觉。

我想我已经很久没有能够安静下来看一大段文字了,或者说已经太久没有碰到可以让人安静下来的文字,眼球常常被囚禁在手机里。大概这就是圆桌派里常常讲的,现在已经很少人认认真真做“文学”,太多各种吸引眼球的标题党,以盈利为目标的垃圾文:作者没有当真,读者也没有当真。能让人安静下来的文字,大概也只能在老派作家的笔下看到了。文字只是载体,文字后面必须是丰富的人生阅历和深度的思考,当然也少不了真诚和善良的态度,当这一切都变成文字的时候,从某种程度上讲,作者的生命变获得了延展和延续。

有时候我也会回想一下多年前年轻时的文学梦,在多愁善感的年纪听雨写作文写诗写小说做网站,父亲曾经看了我写的小说觉得不错,问我是不是以后也可以考虑做个作家,当时的我不置可否,但却没有认真思考过坚持下来。造化弄人,我还是在程序员/工程师这个职业身份上行走最久。特别是近些年,生活渐渐成了简单的模式,机械重复压力增大,也少有让人能安静思考的外部环境。但是我始终隐隐觉得,人不应该失去对文字之美的触感,如果失去了这种能力,便算一种思想的残疾。

所以,还是很幸运,能够“遇见”马家辉,让我重新体味到内心的细腻和文字之美。唔,还好,那种感觉还在!

1,044 次阅读

教育问题

家里人说起宝宝上学的问题,心血来潮在网上看了半天如何入学、学校教育等一系列的问题。

仔细翻看了附近一所学校的网站,又对比了看了下昌平区教委和海淀区教委的网站,有点小震撼。海淀的教育根基实在是深厚,一个教委的网站居然有极其丰富的内容。看了些校长们的心路历程,感觉教育绝不是随口说说而已,教书育人是一件极需要耐心的事,用艰辛来形容也不为过。现在的教育环境、理念、政策和自己当年读书时都不一样,在下一代的教育无小事,现在的教育简直是一件系统工程。我显然还是是门外汉,确实是需要分一部分精力出来,以后一定要经常研究才是。

虽然我对自身的教育曾经还算是有些追求,但是自觉修行和修心都不够,学习能力仍然欠缺。此外也反思自己的生活上拖沓、懒散、杂乱、随意和浮躁,惭愧如何才能做得了孩子的榜样。而家庭教育对一个人的影响可谓是极其深远,所以我想我自己是极需要改变和克服人性的弱点。其实,人最难战胜的是自己。修己才能渡人。

 

1,824 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