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平浪静

周末心情不好,睡不着刷了两部电影。一部是德普主演的《离魂异客》,另一部是新锐演员章宇主演的《风平浪静》,由于是同一天看,两部电影又有些许类似的题材,都是命案之后逃离的,最终主人公都是死在海边,所以放在一块儿说说。

第一部《离魂异客》虽然是1995年拍摄,却是一部黑白片。本片讲述的是在残酷彪悍的美国西部,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扮演的来自克利夫兰的白人青年威廉•布莱克,前往西部小镇的金属工厂应聘会计,不料他错过了应聘时间,被工厂老板迪金斯赶出工厂。

百无聊赖的他在酒馆的门口帮助了一名饱受欺凌的卖花女,最终两人发生了一夜情,并且不幸地被其分手的男友撞见,男友开枪杀死了卖花女,并且子弹穿过卖花女,打中了威廉的胸膛。威廉情急之下开枪杀死男子,跳窗而逃。而被杀死的男子正是工厂老板迪金斯的儿子,于是迪金斯招募了三个臭名昭著的杀手,并悬赏500美金通缉威廉。而威廉在印第安人“没有人”(Nobody)的帮助下,展开了惊险的逃亡之旅,而在逃亡过程中,被追杀的威廉却屡屡将追杀者杀死,最终成了声名在外的连环杀手。本片充分展现了还原了美国西部的苍凉,暴力和残忍,人被金钱驱使着,可以放弃人性,人和人之间也是一言不合就可以开枪将对方杀死,甚至直接吃掉。

本片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隐喻,可以被影评人充分解读,可惜我并没有做任何的研究,也无法在看完影片的半天内找到任何充分的信息,给出自己的评价,所以我不会对该片由任何评价。只是看完本片之后,在美国撤出阿富汗乱局的背景下,越发觉得美国民族血脉一直奔涌着西部世界的残忍嗜血的基因,战争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终极工具。

相比《离魂》,《风平浪静》说探讨的问题便小了许多,看起来一点也不累,老老实实的好学生宋浩,大好的保送指标被官二代悄悄夺走,从此人生也走向了迥然不同的路径。片中,章宇饰演的宋浩处处背锅,只有宋佳饰演的老同学潘晓霜的呵护下,才获得重新点亮自己的人生;可是黑恶势力不断的紧逼,宋浩最终奔溃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只要敞开心扉,去感受去欣赏去感动去愤怒去忧伤,今晚这部影片正巧触碰了我的心弦,只有爱情才能给人温度,无路可退的可怜人,只能以自己的生命做最后的抗争作为解脱。看完全片只有一种无所名状的酸楚,终极的无力感。

但是两位主角的演技个人感觉很有张力,特别是宋佳饰演的潘晓霜面对爱情大方而热烈,章宇饰演的宋浩则总是能在淡漠的表情下,流露出深深的无力感,两位演员整部剧的表演很到位。有两个场景让我记忆尤其深刻:潘晓霜砸破宋浩的车窗阻止他离她而去,然后在大排档拿起麦克风,摇摆着跳起恰恰舞,喝完一口酒随性就扔掉酒杯,她唱着“繁华的夜都市,霓虹灯闪闪烁,迷人的音乐又响起,因为想着你,爱情的恰恰没当放忘记,可惜身边的人,不是不是不是你”,大胆向自己的爱人表白,风情万种却又充满了烟火气,宋浩木讷地坐在一边,心里却泛起了涟漪。

回去的路上,潘晓霜傻笑着撑着伞坐在没有玻璃的副驾驶位置上,一面是对爱情充满憧憬的潘晓霜,一面是背负的人命官司的宋浩,其实让观众内心是极其冲突的。

第二个场景是宋浩决定向潘晓霜求婚,宋浩走来对她说:“结婚吧,咱俩”,潘晓霜愣了半天说“行”,宋浩说”嗯“,然后潘晓霜一杯普普通通的酸奶,宋浩说“货架最里边的”,两人相视而笑,甜蜜而温馨,此时的一个细节是宋浩站在岗亭外,头发被温柔的海风轻拂,稍显凌乱——南风撩人,爱意微醺,让人有一种短暂而莫名的轻松感。这一幕太接地气了,这正是普通人的爱情。

《风平浪静》片尾曲缓缓响起,全片发展到高潮,正是全片的点睛之笔。《风平浪静》的片尾曲有两个版本,在我看到的公映版本里,是闽南语的,一度有人以为是伍佰唱的,后来我专门去找了两个不同的版本来听,其实伍佰的反而是国语版本,歌词也有所不同。而章宇的闽南语版本,唱起来铿锵有力,极有张力,动听处直击人的心弦,听后会头皮发麻,特别是“风平浪静 海龟探头透大气“之后的哪一声”哈“,有长舒一口气的之意,仿佛心中的憋闷可以用力吐尽,而几乎贯穿整首歌曲的背景女声如泣如诉,更加烘托潜在的悲凉之意。闽南语的歌词中,没有任何写到任何爱情,全部都是描述风平浪静的夜晚海上景象,南风撩人,晚风美好,离岸越远,仿佛是远离了人烟喧嚣,可实际上是暗流涌动,最终是火山般爆发和解脱。

豆瓣上《离魂异客》的评分要比《风平浪静》高很多,大概前者在电影中增加了很多隐喻,加上明星效应,显得更加学院派。但是电影其实应该是全方位的艺术,色彩,故事,叙事手法,音乐,表演等因素的综合体。相比之下《风平浪静》更贴合我当下的心境。

今夜离魂异客注定不是我的菜,因为当下的小情绪,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内心澎湃。

135 次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