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教育技术导师谈研究生学习(转)

1. 研究生期间要学什么?

我认为研究生期间学生应该学三件事情:
1)建立合理的知识结构:尽量广地涉猎学科基本知识,尽量深地了解所研究领域的方方面面、过去和现在

2)掌握独立研究的方法和技能:尽量多的学习各种研究方法,熟练掌握研究过程和步骤

3)学会写论文:写论文不仅是训练表达能力,更是训练思维的逻辑性,论文体例虽是八股,但却是整理思路、与他人沟通的有效结构,不可不尊重

如果能够按照这三条要求自己,毕业后做不做本专业,并不重要,因为你的研究素质已经建立了,做什么事情都没有问题了。


10 如何准备答辩

论文答辩主要是阐述论文研究做了什么,因此在答辩陈述的时候主要是说自己的工作。建议采用下面思路准备答辩报告:

1)要研究的问题和研究的必要性(一句话概括研究背景)
2)对于这个问题,我所采取的研究思路,为什么要这么研究
3)我的研究结论,以及每个研究的支持论据(这时候也可以用到一些文献作为证据)

总之,说清楚你的研究逻辑。在阐述时,比较忌讳
1)花很多时间从盘古开始说起
2)过多交待大家都知道的现状
3)好像教书一样,过分显示自己的饱学、博览群书

答辩不是论文的缩写版,论文需要说明来龙去脉,而答辩只要说明我做了什么,为什么做,做到了什么程度。  

11 如何应对答辩

答辩委员会成员都是专家,但是不一定精通你所研究的问题,也许其中还有一些人不太了解你的研究领域。但是他们之所以能够成为专家,就在于他们能够对于不熟悉的领域、不熟悉的问题也能够找到其中的漏洞,这是一种学术敏锐能力,支撑这种敏感的是思维的逻辑性。所以在答辩的时候,如果想让答辩委员会少提问题,最重要的是你的阐述要有逻辑性,自圆其说最重要,对所有问题的回答都要立足于你的研究(可以看作从圆心射出的射线),你甚至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不在我目前的研究之内,以后也许可以加进去。断不可以被答辩委员牵着鼻子走,随口胡说,进入自相矛盾的陷阱。

如果发现答辩委员中有人不难倒你不罢休,你可以索性告诉他:我没有研究,愿听指教,尽早结束折磨。


196 次阅读

程序人生(转)

以下是《深入浅出MFC》作者侯捷先生于2001年来华中科技大学做人文讲座时的演讲内容。
———————— 
如果你不曾听过侯捷的名字,不曾知道侯捷做的事情,你不可能有兴趣走入会场。因此,各位远道而来,我窃以为,无非想看看侯捷本人,听听他说话。如果你期盼在这种场合听到某某技术的剖析,某某趋势的发展,肯定你会失望。我不是趋势专家,对此也毫无兴趣。台上说话和台下聊天不同,我不能也不敢讲我没有心得没有研究的话题。“
程序人生” 这个话题旨在让大家对一个你感兴趣的人(侯捷我)的学习历程有些了解,或许从中给你一些灵感或激励。
我在一个被昵称为“少林寺”(台湾工研院)的地方,磨练三年。后半期因为发现了自己浓烈的兴趣与不错的天赋,决定转向技术写作与教育这条路。3 0岁之后的我,行事常思“贡献度”,我知道自己在技术写作与教育这条路上能够走得比程序开发更好,所以决定把自己摆在最适当的位置。一口食物,放在嘴里是佳肴,吐出来就成了秽物。天生我材必有用,每个人都应该仔细思考,自己真正的兴趣和才能在哪里。很多人都问,30 岁之后做不动程序员了怎么办。30年正是英年,体力和智力和成熟度都正达到巅峰,怎么会做不动程序?想往管理阶层走当然很好,那就努力充实自己,并且扪心自问,你做管理快乐吗?要知道,人事绝对比机器让你更焦头烂额。如果你决定争取一个粥少僧多的职位,就不要再问“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努力以赴呀。比赛还没开始就问输了怎么办,这不像话,你注定要输。
技术养成阶段,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是,我自动请缨做一套公用程序库,目标给全部门乃至全所使用。这使我学习到技术的整理、文件(documents)的撰写、人际的沟通。重要的不在具体实作,而在多方培养了正确观念。如果你问我,对于程序,我最重视什么?我最重视可读性(含说明文件)、维护性、复用性,完整性。这些其实是一体多面。
转向技术写作后,我的生活和待在业界没有什么改变,只不过业界的产出是软体,我的产出是书籍和文章。写一本书和规划一个专案(project)没什么两样。但是,专心于技术写作之后,从此我有绝对的自由钻研我最感兴趣的 “技术本质” 与“技术核心”。我周遭的朋友,但凡表现不凡者,都有非凡的资料整理功夫。如今网络发达,资讯爆炸,硬盘又便宜,资料整理功夫更显重要。没有经过自己整理的资料,形同垃圾。许多人喜欢上网 “收集” 一大堆电子书、电子文档。你得想个办法把这些庞大的资料化为你的图书馆,而不是搁在硬盘角落里做为安慰或炫耀。书籍也一样,买来要看,安慰自己或炫耀他人都没有任何意义。当然,一旦你到达某种层次,以及某种经济能力,你买书不见得马上看,不见得整本看。我有个私人小图书馆,其中的书有许多还没看,当初购买是准备随时参考用的,也有些是当做学习的目标,摆着准备有空时看。今年是我写作的第10个年头。我认为自己确实走上了一条最适合我的路,尤其今天这么热烈的场面,实在令我情绪激昂。我不会忸怩作态地不愿承认我的作品给别人带来帮助,然而我要说,作者和读者是相互激励相互影响的,我们彼此进入了一个良性循环。没有优秀的读者,就没有优秀的作者。艺术家可能不是这样,但电脑技术写作,或更缩小范围地说,我,是这样。因此,我要衷心感谢那些给我鼓舞、给我勘误、给我赞美、给我批评的热情读者。下面回答几个常被提出来的问题。
1 . 如何学习
大哉问。学习需要明师。但是明师可遇不可求,所以退而求其次你需要好书,并尽早建立自修的基础。迷时师渡,悟了自渡,寻好书看好书,就是你的自渡法门。切记,徒学不足以自行,计算机是实作性很强的一门科技,你一定要动手做,最忌讳眼高手低。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一定要 思考、沉淀、整理。整理的功夫我要特别强调。许多人一味勇往直前,追求最新技术发展,却忽略了整理沉淀的功夫。如果知识不能深刻内化为你的思想,那么这份知识很快会离你而去。
2 . 科班与非科班, 名校与非名校
各位身为名校学生,身为科班生,从来不必在乎这个问题,那是饱人不知饿人饥。这个题目上我是50比50,我出身名校,但非科班。虽然我从来没有被这个问题所惑,但的确有许多年轻学子为此辗转反侧,苦恼不已。学历和背景只是一个证明,证明你曾经经历过某种考验,证明你曾经经历过某种训练。但并不保证考验后或训练后的质量。你所处的环境如果极重视出身,这是你无能为力的—
—毛主席要废除封建,千百年来的人心却难以废除。但是不要气馁,你总有机会证明你的能力。上天不会不给任何人至少一个机会,关键在于机会来时你准备好了没有。
3 . 升学( 考研)与就业
先升学好还是先就业好?未曾深刻对发问者的个人背景做一番了解与分析,就遽然给答案,是不负责任的骗子。我只能说,以我的经验和我的观察,如果你能够先就业再继续深造,就业所得的各种经验会对你的治学方式带来很大的帮助。就连你的人生历练,都会对你和你的指导教授的相处带来帮助 ─ 这可是件大事, 影响你3 ~ 6 年的生活。(注:台湾硕士生两年,博士生四年,大陆硕士生三年,博士生三年)。
4 . 培养自信心
嘴巴无法培养自信心,手才能够。只要切切实实地动手做点东西,你的自信心就会逐渐建立起来。随着自信心的建立,你就再也不会问“C++ 还有前途吗”、 “J a v a 还有前途吗”、“V B还有前途吗”这种问题。下面是我给同学的七个勉励:
1 . 乐趣
Linux 操作系统的创造者 Linus 最近出了一本自传:《Just for Fun》,简体版译名为《乐者为王》。如果我来译,我就译为《一切只为乐趣》。是的,兴趣才能使你乐在其中,乐在其中你才会产生热情,热情才能使你卓越。要忠于自己的兴趣。有人问,怎样才能找到自己的兴趣,如果我有答案,我就可以开一个“卡内基兴趣开发中心”,成为全球首富。这种问题不会有明确答案的,你的兴趣要别人来帮你开发,咄咄怪事。你可以多方尝试,但是首先要有起码的坚持。练琴很辛苦,音阶训练枯燥无比,但如果稍加坚持,也许你得到了赞美,也就发掘了兴趣。很多人说兴趣不能当饭吃,错,兴趣可以当饭吃。出问题的不在“兴趣何方”, 而在 “ 能否坚持”。
2 . 坚持
我在今年四月份给新竹交通大学资讯系一个演讲,题目是:唯坚持得成功。我自己才能平庸,但我很能坚持。我的这种个性在朋友之间是被称道的。坚持并不代表一定成功,不过坚持本身就是一种美好的情操。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要坚持,我们总可以心安理得地说:那美好的战我打过了。人生最后要的不就是心安理得吗?
3. 格调
做事不但要坚持,而且要坚持高格调。格调使人高贵。俗世成功不保证格调,格调也不保证俗世成功,但是格调使人拥有尊严,使人获得尊敬。我在台湾,观察计算机书籍的写作与出版,对于格调特别有所感触。有些作者与出版社,并不在乎格调,也不在乎贡献,只在乎生意,只在乎利润。生意要做,利润要赚,传道还需道粮嘛,但是金钱绝不能摆在第一位,否则生意和利润都不会长远。因金钱而结合的,终将因金钱而分手而结束。关于这个,台湾有许多活生生的例子,可为大陆出版社借鉴。
4 . 谦虚与教养
再怎么开明的师长前辈,也许可以接纳年轻人的飞扬跋扈,也许可以接受年轻人的无理取闹,但当他真正需要帮手或真正要培养人才时,他一定特别考虑谦虚有教养的年轻人。没有什么是不能挑战的,但是做为挑战者,你要言之有物、言之有理。毛主席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话说的真好。毛主席又说“造反有理”,言下之意是所有的造反都有理,这话就很没有道理。
5 . 气势
气势和先前说到的谦虚,两间之间不好拿捏,拿捏尺寸属于艺术范畴。圆熟的人生历练,才能把两者调理得恰到好处。我的想法是:做人要谦虚,做事要有气势。这次来内地演讲,接触读者,网上很多的评语是:他很谦虚。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侯捷曾经给人不谦虚的印象吗?是因为我文章中的气势吗?谦虚和气势,并不是两条平行线。
6 . 勤奋
爱迪生说,“成功是百分之一的天才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道理非常清楚,我没有什么引申。你问任何一位你认为成功的人他是否勤奋,看看他怎么说。我有一位大学同学,跳舞打牌爱吃爱玩,但是每次微积分考试都比我好。我比他勤奋,他比我聪明。天赋使然,别在上面钻牛角尖(我曾经钻得很痛苦)。要知道,人生的成绩单和学校的成绩单没有必然关联。人生很长,要看长远,要计久长。
7 . 超越自己的“ 局限”
清华一位同学问我,最佩服哪些程序员,我一时答不上来。经过同学的引导,我说了几个名字。同学又问我,我佩服的都是些外国人吗?我略略想了一下说是。同学(似乎)失望地坐了下来。
事实上,在那个突然的问题中,我的思考迷了路。我的回答并不真正代表我的心意。我从来没有想过谁是我最佩服的程序员。在我的生活中那是一个不存在的话题。技术不是真理,我没有崇拜过哪一位程序员或技术大师。我知道大陆有着地位极为崇高(近乎民族英雄)的程序员,他们的事迹对来自台湾地区的我而言,总是有着一层陌生。当然,传奇令人神往,我也爱听他们的事迹。至于台湾,从来没有知名的程序员,台湾不曾走过这样一个个人英雄时代。现在,我要修正我在清华的回答。我真正佩服的,是那些超越自己局限的人 — 任何人,不只是程序员。“ 局限” 是你的家庭、你的环境加在你身上的先天桎梏,谁能摆脱先天桎梏,谁便是人生勇者,值得最大的尊敬与佩服。如果我的读者之中有人佩服我,我希望那是因为我对技术写作的执着以及对年轻学子的关怀,不是因为我的技术。再且,我的技术也只普通而已。
任重而道远
我为什么有机会在华中科技大学和同学们有这么热烈的一次接触?原因是我的书在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出版,而他们追求质量的态度,对作者的尊重,令我感动。当我拿到《Essential
C++》简体版,我大吃一惊,制作质量完全不逊于繁体版。我告诉我的编辑,侯捷所有后续书籍秉此办理。这几天,仔细了解《深入浅出MFC》一波三折的出版过程后,真正体会到,没有优秀的后援,好书终究到不了读者手上,那么,作者再多的质量、坚持、格调,终是一场空。

身为一个自由作家,没有任何理由我需要在乎计算器技术书籍的整体发展。我把自己的书写好,已经很对得起我的社会责任。然而我诚恳告诉各位,计算器技术书籍的整体发展和侯捷个人的发展,两者在我心中有相同的比重。前者说小了,影响大家的求知,说大了,影响国家的IT产业。读者对于这方面的殷切期待,在侯捷网站上的读者来函中一再出现。昨天我从周老师手上又获得几封读者来信,其中一封言词诚恳,不卑不亢,特别令我感动,我把它念出来与大家分享。信中对我个人的谬赞,不敢当。
203 次阅读

第一代程序员王小波(转)

之前从来没发现原来王小波居然也有过程序员经历,虽然我之前没有看过他的书,但作为知名作家仍值得敬仰。其实一直认为编程和写作并无太大差别,都需要心力去创作,需要灵感,同时也需要追求作品的美感。大道至简,殊途同归,道理是这样的。所以,回顾下王小波的这段程序员经历,也是蛮有意思的。

========
本文转载自:http://www.open-open.com/news/view/1ca548e

喜欢读书的人,对王小波都不陌生,他是中国最富创造性的作家之一,他是中国近半世纪的苦难和荒谬所结晶出来的天才,他英年早逝。他的作品对我们生
活中所有的荒谬和苦难作出最彻底的反讽刺。他还做了从来没有人想做和做也没才力做到的事:他唾弃中国现代文学那种“软”以及伤感和谄媚的传统,而秉承罗
素、伊塔洛·卡尔维诺他们的批判、思考的精神,同时把这个传统和中国古代小说的游戏精神作了一个创造性的衔接。

       对于王小波也就读过一本《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让我对王小波产生兴趣的是在读到《Mac Talk》这本书里写到王小波除了作家的身份外,还是一名程序员,并且是一名很牛的程序员。以下是一些王小波和程序相关的故事。

       多数人知道王小波是小说家,部分人分不清财经作家吴晓波和小说家王小波是不是一回事儿。却很少有人知道王小波可以算的上中国早期的程序员,在 90 年代初的时候因为国内应用软件缺乏,爱捣鼓东西的王小波利用闲暇时间学习了汇编和C语言,编了中文编辑器和输入法。中文编辑器和输入法任何一个都是大牛级的 GEEK 才会去尝试的东西,比如求伯君。王小波通过卖软件还挣了些钱,当时很多中观村的老板要拉他入伙,当然写代码这种来钱快的活对屌丝王小波还是有吸引力的,所幸他还是拒绝了人家。

       王小波一个写小说的为什么沦落(/升级)成了程序员?这还得慢慢说。王小波大学在人大学的是贸易,毕业后在人大当了几年老师。后来去了美国匹茨堡大学读经济的研究生,到那老师跟他说你就是一写作的奇才,以后必能称霸话语文坛。老师又说你在我这什么都不用干了,好吃好住,毕业证照发,抓紧时间写小说。学成归国,王小波接着又回到人大做统计学的讲师。

       因为做统计,各种分析工具是必不可少的,以前人手工计算,有了计算机当然最好使用计算机,基本理工科的都知道用MATLAB 做个毕设和作业是多么重要。所以当时计算机对王小波的工作是相当重要的,但是 90年的时候,软件相当稀缺,电脑又相当不智能。王小波不得不自己写软件,当然开发软件也不是那么简单,所以他先是学会了FORTRAN,汇编,C等各种语言,接着又要学习数据结构,算法的相关知识,还有编译原理。

       在做出中文编辑器和输入法,解决了自己的需求之后,王小波对写软件的兴趣已经没有多少了。因为他觉得写软件可以赚钱,写小说同样也可以赚钱。处 于一个程序员的修养,王小波还是不断地从数据结构和算法来优化这两个软件。93 年的时候,王小波买了一台286,这在当时是一台奢华无比的机子了,他自己也是这些认为的,高兴得一塌糊涂。不过这台顶配机子还是满足不了王小波的要求,后来他把时间花在了不断地去优化这台机子上面。

       王小波可以算的上是个GEEK。大学学的贸易,后来又学化学,再后来转到了数学系。他的同学形容他解数学题就像杀猪一样,特别来劲,一道一道解决,那感觉可能就像打CS 拿人头一样爽。不过解多了也觉得没意思。

       王小波小说里的男主角基本都是理工男,除了天天意淫还有一些奇怪的想法。其中一些还有自己的发明,比如《未来世界》里的王二是个工程师,整天想着和单位一起研制的永动机,还有《红拂夜奔》里的李靖发明过一个巨大的开跟号机器,在战场上,这台机器运转起来挥舞着杠杆边开跟攻击敌人,有的人死在根号3 下,有的人倒在了根号 5 下。这些都只有 GEEK 才会想得出来。

       王小波干过很多事情,下过乡,考过大学,出过国,学过经济,打过代码,成了小说家,去世的那一年完成了心愿做了编剧。总之不管他干了什么,他身上让我们尊重的还是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以下内容是从王小波和朋友的书信里收集了他所做软件的各种信息,汇集起来,可以了解小波在软件方面的造诣。顺序按照原文的书信顺序,应该也就是时间顺序。

        1988年 12 月。

        回来之前我曾往人大一分校计算机站写过一封信,问他们可要带什么软件,主管的工程师回了封信,我没收到。回来之后人家还提到此事。现在国内软件一面混乱,又逐渐有形成市场之势。首先以年兄学统计这一事实来看,回来做事非有会用的软件不可。Macintosh 根本就没打进中国市场,你非带几个可用的 IBM微机软件回来不可。至于什么机器上能使倒不必太担心。我这个狗屁计算机室,IBMPS/2 就有二台。AT 机也不少。

        SASSPSSStatistx都有,可代表国内上等一般统计微机房的水平,可就是少了一种宜于作统计的语言。年兄如有 APL(Aprogramminglanguage)之 IBM 微机本,可给我寄 copy 来。我在美还有一个户头,连 manual复印费一并写支票给你们。Glim我也没有,如年兄有便人可捎来。邮寄太贵,能省就省吧。        

        1990年 1 月。

        我现在正给北大社会学所做统计,手上除SPSS 没有可用的软件,国内这方面很差。我现在会用FORTRAN,编统计程序不方便。闻兄谈起你们用S语言,不知是否好用。工具书也不知好找不。不管好歹,烦兄找个拷贝给我,要就算了。照我看只要能解决各种矩阵运算就够:当然也要有各种分布函数。反正也是瞎胡混,我就算努把力,少混点吧。        

        1990年 5 月。

        晓阳到底也加入了IBM 的行列。照我看,苹果机还是买不得。因为 IBM-PC 的兼容机队伍庞大。INTEL 又总能推出新一代CPU,将来还有大发展。买微机钱的投资是大事,时间、精力投资更为巨大,买 386 兼容机是明智之举。我最近可能调入人大,投奔班长。最近胡思乱想想出了个理论来,还没认真推导,大抵是设立多个 Dummy(两分变量)构成的联合分布,其合计样本点构成一球面,点到点的距离以总误差计算。所以一样本点的对点就是它的否,误差最大。其余的正在想。

        1991年 2 月。

        兄谈及IBM 中文软件不可用,估计是图像版有问题,可至有 Colormonitor 之机器上一试。Mac机国内亦有,唯不及美国多也。

        1991年 3 月。

        你寄来的严氏2.0A 我也收到,还没用。因为一者是 3 盘要倒,二者我自己写的 WK也有重大进展。我也自做了词组功能,是棵B树,我觉得自写的软件自用,感觉是最好的。词组用处不是很大,主要用于定义人地名等专有名词,但是严氏软件对我还是有重大启示,拼音加四声是个极好的主意,写起东西来声韵铿锵,与其他软件大不一样。自写一遍,从分页到编辑键分配,都能合乎自家习惯,不是存心狗尾续貂也。如能见到严氏,可代为致意。

        1991年 5 月。

        前次寄来软件,上机一试发现非有浮点处理机不能运转。因为缺少软件,国内机器一般不装协处理机,冷不丁撞出您这一件来,搞得不大有办法。

        1991年 5 月。

        闲着没事搞了个发明。原有中文软件是用线扫描方式出汉字。我做了一个用调整字模发生器方法出汉字的系统,自以为很优越,可惜还未找到用户。用此法可以很容易地在西文软件上出中文窗口,还在SPSS 上加了几句骂娘的话。

        1991年 9 月。

       晓阳托人带来软件,周转很多日才到手里,软盘有些污损,坏一片烂一套,不可用矣。但是十分感念晓阳的好意。去年托人带来的中文软件(严氏By×),我用着尚好,而且又用C语言仿编了一个,程序是我的,拼音字典是人家的,执此招摇撞骗,骗了一些钱。干这个事,熟悉了C语言,都是拜小阳所赐。

        1991年 9 月。

        不过现在我对微机已无兴趣,因为发现写小说也可赚到钱。

        1992年 1 月。

        编译程序一盘(有说明书,见shou),源程序一盘。我的音典与严氏同名内容不同。功能上与严氏的近似,但是多了改进拼音字典的功能。按 F4后可以把拼音重定义。也可加字,在拼音拣字时,按enter,就进入国标拣字,拣到的字加入字典。这个软件由五个c语言(另有两个头文件)和一个汇编语言文件组成,可用 turboc编译,但是汇编部分不必重汇了,可以把汇编文件写成的部分形成的 obj (我的磁盘上叫wk5.obj)放到硬盘上,与其它c语言文件分开,用 turboc 的 commandline编译器编一下,命令如下:tcc-mc-ewka:wk*.ca:wk5.objgraphics.lib 形成wk.exe,但是必须有 yindian,cclib,egavga.bgi 三文件支持才工作。*.bgi 是图象板参数表,可以包括到*.exe 内的。但是要改改程序。你的机器好。我还用个老掉牙的 XT 机,简直落伍了。

        turbo.c 你一定能找到。假如你用过其它c软件,有一点要提醒你,turbo.c 有一种极讨厌的特性,就是你在一个函数内 alloc的内存,退出该函数时不会自动释放;还有一点也很糟,就是模型问题,在大模型下写的程序,到了小模型上一概不能用,我的程序是在compact 模型下写的,就不能用 small 来编译,这两条是可以气死人的。

        据说可以用far,near之类的前缀说明指针,其实是屁用不管。我干了一年多c,得到的结论是微机c还不能使人快乐,有时叫人怀念汇编。

        f1 是提示键。我的打印机有汉卡,F5 你恐不能用。这个打印机是人家借给我的,性能非常之好,(美国amt-525);但是不知能用多久。这个程序我还在修改中。与严氏的软件比,在硬的方面的优点是达到了很好的紧凑性,现在编译后是55k,扩展余地大。缺点是图象更新没他的快(在我的老爷机上可以看出区别),不知他是怎么搞的,我很佩服。我的图像部分也是汇编写的,反复优化,也达不到他的水平,不得不承认技不如人。另外,磁盘文件的处理,我也写不好。还要请阳公指教。

        1992年 7 月。

        小阳的信又用MAC 机,看来你的机器不少,可喜可贺。我这一台老 PC/XT,用了六年换不下来,太惭愧,近来老想狠狠心,花几百块买个 286主板换上,老婆又不同意,真是要命了。 我自编软件又有进展,把一部分程序递归化,出现了很新奇的特征。等我换了286,就需要能写虚址方式的C语言了,未知晓阳能否找到?

        1992年 9 月。

        你给我寄的软件因为是三寸盘,在这里很不通用,所以我也没用。盘上有什么,至今不知。我用C编的软件已经用熟,并做出了各种写小说的工具,别人的软件已不用了。现在主要是写书赚钱。从今年初开始写长篇,首先做了写长篇的专用软件,现在基本调通,开始写了。

        1992年 9 月。

        递归论我没学过。我哥哥大概懂一些。我和你说的大概是计算机内的递归算法。我在美国读的书都是关于机器的。有关算法、数据结构等等,全在国内看的,也不知英文叫什么。在C语言里是指在一个函数(相当于其他语言的subprocedure)内调用同一个函数。一般程序书里都能查到。

        所谓保护方式,是指286protectedmode。因为一般的 IBM 机器,不管是 386,486,只要是 dos 操作系统,实际能操作的内存只是640K,相当于一个较快的 PC 机。想要用到 640K 以外的e×tendmemory,只有用 pretectmode才能用上,我打算换 286,还是想用多于 640K 的内存。这就要有比现在的C更好的编程工具。

        当然,我也不一定要用到保护方式,有各种EMS 软件,不过我还是想往多里捞摸,多留一手。MSC 我只见过 5.0 版,7.0版的性能还不知道。不过我猜现在流行的C应该有这些手段,到这时候了。 我有一段时间很关心 personalcomputer的发展,属于想玩玩不到过干瘾的那种。这路东西的发展都是由处理机片芯的发展开始。从 8088 到 286,386看文献就知道快了很多。

        从实用的角度来看,286多了虚存保护,386 又多了很多用户多任务手段。486 据说把 386,387,和 64K的高速缓存集成到一个片子上,不但整数运算快,浮点也快多了。不过不做科学运算,意义就小了。586还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想必有惊人之处。不过到了我手上用作文字处理,也是暴殄天物。我有个 286 用用就算行了。太好的东西我也使不出来。听说美国微机多媒体搞得甚火,微机接电视,音响,vedio 等等。这玩艺听上去倒是蛮有意思的。

        1992年 10 月。

       当时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干,原来是机器坏了。居然叫人敲去150dollars,老兄真是有钱。这种事叫我遇上,肯定自己修了。现在的微机修理都是换线换板,机器一坏,先找块表量量是不是电源坏了。只要不是电源坏,估摸是哪部分不好,就去买块版换上。送出去也是这么修,还要敲你手工钱。我看 150什么板子都能买来。万一自己故障没找对,就说人家的板子不好,退给他。我的机器里什么牌子的板子都有了,都像你那样挨人敲,还玩得起吗?这么弄,还能有点乐趣。比方说,你爱 486,就去买块 486主机板,把自己的主机板换下来,这种搞法不怕杂牌水货,坏了再换,反正便宜。我的问题在于这么搞都搞不起。

        1992年 10 月。

       我现在从我哥哥那里弄了一套TurboC++,软件方面暂时没有问题了。只是 286还没买,因为听说中国要加入关贸总协定,这类东西要掉价;有钱先买家具。无论如何,我是用不到 486 的,因为要 286也不是为了追求高速度,主要是要解决内存问题。我现在软件写得出神入化,大概 8088上能做到的一切,我都做到了。自己觉得该告一段落,去写小说了。

        1992年 11 月。

       先有朋友把你寄来的软盘倒了一下,看看是数字,就没动它。记得原来有一套干这种事的软件,是你给的,但是盘坏过,再也找不到了。今天写了个小程序倒出来,拜读了大作,甚是有趣。

       1993年 3 月。

       我终于下决心买了一台286,这些日子在改造软件,作了不少汇编工作。其核心是它在虚拟保护方式(virtualaddressprotected)下工作,以便利扩展内存(expandedmemory)。现在终于完全成功,我的软件现在可以编辑 400K长的文件,可以把一部长篇小说全部调到内存里编写了。只可惜我这个机器还是低级,只有1MRAM,并且没有硬盘,所以也就到此为止了。这个程序的缺点是太低级,有大量对端口(port)的操作,虽然效率是高的,兼容性不会太好。我的XT 机给山妻用了,算起来我用那台机器已经七年,就如一位老友,骤然割爱,如心头割肉。

        年份不详。

       我们的pc 机还没有和 Internet 连上。本来中国有几个国内网发展得很快,现在又出了问题,谁要上Internet,必须到有关部门去登记,留个案底,以备当局监控,很有一点监狱的气味。我还不想找这份麻烦,再说,通过 Chinanet联网,每月也要交七八百的月费,我也没有这么多的钱。既然×反对信息时代,我们就不进这个时代罢,有什么法子。所以还是写信好了。

245 次阅读

360面试记(转载)

  本文转载自CSDN,老郝的面试经历。原文地址:http://bbs.csdn.net/topics/390487476

  在智联投了份开发岗的简历,当天360就打来电话,约好了面试时间。

本以为360还在四惠,结果地图上一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搬到东北四环外去了。我家住在西四环,从西到东横穿北京,坐公交倒地铁,地铁再倒地铁,出了地铁再乘公交奔波十公里。心想还是放弃吧,就算被录用,以后上班也够麻烦的。打开 Gmail,在面试通知邮件的确认信中注明放弃面试。结果没多久电话又打过来了,“劝”了我一会儿,北京这么大谁上班都不近云云。好吧,我不喜欢争论,于是答应了如期面试。


大雨,于是开车前往。四环绕半圈再上机场高速,心情与雾霾一色,浊水共雨刷齐飞。路上有点堵,将近1个半小时才到。远远看到了电子城大楼的顶端醒目的360的招牌。


一楼填完单子,有人来接头。领上楼后,找个空会议室,一面开始了。


我真的不知道,77年生的大叔,在这接受层层拷问,算不算是一种失败。09年至今的创业历程虽然让我得到许多精神收获,但最终失败的结局却让我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这飞快而又漫长的四年,除了最终给自己颁发了第二枚创业失败“勋章”外,并没有让简历变得更有份量。这四年,业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金融危机后摧枯拉朽式的科技革新,杀死了一批批跟不上浪潮的小公司(包括自己的创业公司),也正在杀死一批批跟不上时代步伐的大叔。公司关闭后的两个月里,我一直在问自己:当大家都在热火朝天地搞云服务、搞移动互联网时,你在搞什么飞机?


一面的面试官是用人部门的经理,很亲和。没问我什么技术问题,倒是挺关心我家离公司的距离,并和我谈起部门中正在进行的项目的技术细节,以及下一步的打算。他说他78年的,比我小一岁,家有小女,比我家的大三岁。我略略有些吃惊。他解释说他已经 Google 了我的个人信息并翻了我的博客。气氛逐渐轻松,我对他的敬意油然而生。一个多小时后,他说下一步和我谈的是人力。


和人力的谈话算是二面了。人力是个四肢冰凉的男的,很 nice。他介绍了公司的薪酬福利制度,并了解了我以往的薪水情况以及我对新工作的薪水期望。对于我的期望,他不置可否。最后他说,还有最后的复试,让我等一等。


等了很久,让我去了360搜索的茶水间,复试(三面)终于可以开始了。人力拉来了360最牛部门(搜索)的一个特别牛逼的人,看上去是个80后,标准潮男,留着络腮胡。我头疼到凌晨两点就是他给闹的。他问了我特别多的技术问题,每次以为要结束,他都拧着眉头想出一个新的问题,仿佛不把我的脑细胞不杀光不罢休。我没有把简历投给搜索部门,是因为我自知不够格,算法基础不扎实。可是这位帅哥却很“厚待”我,以搜索部门面试官的优越资态毫不留情地用算法题把我考倒了。他问了我很多细节,比如 EPoll 中的某些常量名,我记不住那么多。这些东西能记住当然好,但我更乐意于用的时候查手册。对于程序框架(Framework)的概念,以及网络程序框架的职责边界,他和我的观点有很多分歧,并且最终也没有达成一致。说实话,我有点累,不希望这样的气氛持续太久,但也没办法,只好忍耐。最后他让我写一段客户端发起TCP连接的代码,我只在纸上简单地写了两行调用,参数省略。他很惊讶地说你没写完啊,我说抱歉。其实我也很奇怪,搞了十来年的网络编程,却没有花心思去记住那些琐碎的API参数。我从内心抵触对这些实现细节的回忆。


潮男走了,我大喝了两口矿泉水,头隐隐地疼。看看手机,都6点了,这些人怎么一个也没下班的意思呢。茶水间在两个大办公区之间,不远处坐了几个人,正在讨论不同模块间的消息传递机制。墙上弄了一个大大的搜索框造型,搜索框中有人用白板笔写着“普京离婚啦!”。我不想笑。想想我自己,曾经在没钱买电脑的岁月,写完一个八宝粥罐的圆珠笔芯,用尽一纸箱的练习本,全程启用人肉调试模式写过人机对弈、写过DOS下模拟多任务的界面框架、写过16进制编辑器、写过汇编模拟器、写过解释型语言并用自创语言写过游戏。可是现在我却无法为了职业生计而补全纸面上的那两行函数调用的参数。想想很可笑。络腮胡很牛,但是说实话,这轮面试很不对胃口。


  可能再多的反思也挽回不了今天失败的事实。等了很久,很 nice 的人力又过来了:“对不起让你久等了!你们谈得怎么样?”“还行,不过在他熟知的领域,我有很多不知道的。”我如实相告。人力又问:“你觉得他牛吗?”我由衷地说:“非常牛!”人力感叹:“搜索部就是有牛人啊!”

“您今天着急回家吗?不急的话,要不再找个人和您谈谈?”人力征求我的意见。我稍稍有点意外,这面试倒底有几关啊?脑细胞在上一轮都被杀得差不多了。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原因是对方专业的态度和素养。我跟着他又是上楼又是下楼,到了另一层的休息区。人力走了,我静候下一位牛人的到来。


来了一个瘦高个,目测70后,看外表是个实用主义者。由于在上一轮耗尽了能量,我只好放低音调,语速平缓表情平淡。寥寥几句重点便自我介绍完毕。他以我的简历为参考,围绕项目的业务模式和实战经验和我展开讨论。对于我提到的某些关键问题的解决方案,他表示认同。对于网络编程领域中程序框架的必要性以及框架的实现思路,我们在看法上的共振频率很一致。我梳理了高性能服务开发中常见并发模型,以及不同场合下的选择策略,讨论了在跨平台环境中从 Reactor 模式到 Proactor 模式的演变方法。他很专业,在我叙述过程中见缝插针地提出关键性的问题,但并不事无巨细。和前一轮相比,我和这位面试官聊得更多、更畅快。如果说前一轮是一盘纠缠不休的意大利面条,那么这一轮更像是饭后的一小杯香茶。


晚上7点了。低血糖在隐隐发作。旁边的办公区,有不少人在加班。我等着很 nice 的人力、等着几轮面试下来已渐渐变得不重要的面试结果。


“对不起,让您受累了,今天面试真是个体力活!”人力匆匆地赶来。


“没关系!谢谢你!”


“我们面试就到这里,回头我们再联系你。”很标准的面试失败的结束语。


握手并礼貌性告别,下楼。


外面晚风还新,而心态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早就旧了。

232 次阅读

「程序人生」演讲内容摘要(转载)

【按:继续转贴关于侯捷先生的一些文章,希望在这IT环境愈加浮躁的年代,能够感受到一缕沁人心肺的清风。刚来北京的时候就曾去参加过侯捷先生的读者会,一直感觉侯捷先生低调、博学,治学严谨,是为技术界楷模。】

● 「程序人生」演讲内容摘要。

如果你不曾听过侯捷的名字,不曾知道侯捷做的事情,你不可能有兴趣走入会场。因此,各位远道而来,我窃以为,无非想看看侯捷本人,听听他说话。如果
你期盼在这种场合听到某某技术的剖析,某某趋势的发展,肯定你会失望。我不是趋势专家,对此也毫无兴趣。台上说话和台下聊天不同,我不能也不敢讲我没有心
得没有研究的话题。「程序人生」这个话题旨在让大家对一个你感兴趣的人(侯捷我)的学习历程有些了解,或许从中给你一些灵感或激励。

我在一个被昵称为「少林寺」的地方,磨练三年。後半期因为发现了自己浓烈的兴趣与不错的天赋,决定转向技术写作与教育这条路。30岁之後的我,行事
常思「贡献度」,我知道自己在技术写作与教育这条路上能够走得比程式开发更好,所以决定把自己摆在最适当的位置。一口食物,放在嘴里是佳肴,吐出来就成了
秽物。天生我材必有用,每个人都应该仔细思考,自己真正的兴趣和才能在哪里。很多人都问,30岁之後做不动程序员了怎麽办。30年正是英年,体力和智力和
成熟度都正达到巅峰,怎麽会做不动程序?想往管理阶层走当然很好,那就努力充实自己,并且扪心自问,你做管理快乐吗?要知道,人事绝对比机器让你更焦头烂
额。如果你决定争取一个粥少僧多的职位,就不要再问「怎麽办」。还能怎麽办呢?就努力以赴呀!比赛还没开始就问「输了怎麽办」,这不像话,你注定要输。

技术养成阶段,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是,我自动请缨做一套公用程式库,目标给全部门乃至全所使用。这使我学习到技术的整理、文件
(documents)的撰写、人际的沟通。重要的不在具体实作,而在多方培养了正确观念。如果你问我,对於程式,我最重视什麽?我最重视可读性(含说明
文件)、维护性、复用性,完整性。这些其实是一体多面。

转向技术写作後,我的生活和待在业界没有什麽改变,只不过业界的产出是软体,我的产出是书籍和文章。写一本书和规划一个专案(project)没什麽两样。但是,专心於技术写作之後,从此我有绝对的自由钻研我最感兴趣的「技术本质」与「技术核心」。

我周遭的朋友,但凡表现不凡者,都有非凡的资料整理功夫。如今网络发达,资讯爆炸,硬碟又便宜,资料整理功夫更显重要。没有经过自己整理的资料,形
同垃圾。许多人喜欢上网「收集」一大堆电子书、电子文档。你得想个办法把这些庞大的资料化为你的图书馆,而不是搁在硬碟角落里做为安慰或炫耀。书籍也一
样,买来要看,安慰自己或炫耀他人都没有任何意义。当然,一旦你到达某种层次,以及某种经济能力,你买书不见得马上看,不见得整本看。我有个私人小图书
馆,其中的书有许多还没看,当初购买是准备随时叁考用的,也有些是当做学习的目标,摆着准备有空时看。

今年是我写作的第10个年头。我认为自己确实走上了一条最适合我的路,尤其今天这麽热烈的场面,实在令我情绪激昂。我不会忸怩作态地不愿承认我的作
品给别人带来帮助,然而我要说,作者和读者是相互激励相互影响的,我们彼此进入了一个善性循环。没有优秀的读者,就没有优秀的作者。艺术家可能不是这样,
但电脑技术写作,或更缩小范围地说,我,是这样。因此,我要衷心感谢那些给我鼓舞、给我勘误、给我赞美、给我批评的热情读者。

下面回答几个常被提出来的问题。

1. 如何学习  

大哉问。学习需要明师。但明师可遇不可求,所以退而求其次你需要好书,并尽早建立自修的基础。迷时师渡,悟了自渡,寻好书看好书,就是你的自渡法
门。切记,徒学不足以自行,计算机是实作性很强的一门科技,你一定要动手做,最忌讳眼高手低。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一定要思考、沉淀、整理。整理
的功夫我要特别强调。许多人一味勇往直前,追求最新技术发展,却忽略了整理沉淀的功夫。如果知识不能深刻内化为你的思想,那麽这份知识很快会离你而去。

2. 科班与非科班, 名校与非名校

各位身为名校学生,身为科班生,从来不必在乎这个问题,那是饱人不知饿人饥。这个题目上我是
50-50,我出身名校,但非科班。虽然我从来没有被这个问题所惑,但的确有许多年轻学子为此辗转反侧,苦恼不已。

学历和背景只是一个证明,证明你曾经经历过某种考验,证明你曾经经历过某种训练。但并不保证考验後或训练後的质量。你所处的环境如果极重视出身,这
是你无能为力的 ─
毛主席要废除封建,千百年来的人心却难以废除。但是不要气馁,你总有机会证明你的能力。上天不会不给任何人至少一个机会,关键在於机会来时你准备好了没
有。

3. 升学(考研)与就业

先升学好还是先就业好?未曾对发问者的个人背景做一番深刻了解与分析,就遽然给答案,是不负责任的骗子。我只能说,以我的经验和我的观察,如果你能
够先就业再继续深造,就业所得的各种经验会对你的治学方式带来很大的帮助。就连你的人生历练,都会对你和你的指导教授的相处带来帮助 ─
这可是件大事,影响你3~6年的生活。(注:台湾硕士生两年,博士生四年,大陆硕士生三年,博士生三年)。

4. 培养自信心

嘴巴无法培养自信心,手才能够。只要切切实实地动手做点东西,你的自信心就会逐渐建立起来。随着自信心的建立,你就再也不会问「C++
还有前途吗」「Java 还有前途吗」「VB 还有前途吗」这种问题。

下面是我给同学的七个勉励

1. 乐趣

Linux 作业系统的创造者 Linus 最近出了一本自传:《Just for
Fun》,简体版译名为《乐者为王》。如果我来译,我就译为《一切只为乐趣》。是的,兴趣才能使你乐在其中,乐在其中你才会产生热情,热情才能使你卓越。
要忠於自己的兴趣。有人问,怎样才能找到自己的兴趣,如果我有答案,我就可以开一个「卡内基兴趣开发中心」,成为全球首富。这种问题不会有明确答案的,你
的兴趣要别人来帮你开发,咄咄怪事。你可以多方尝试,但是首先要有起码的坚持。练琴很辛苦,音阶训练枯燥无比,但如果稍加坚持,也许你得到了赞美,也就发
掘了兴趣。很多人说兴趣不能当饭吃,错,兴趣可以当饭吃。出问题的不在「兴趣何方」,而在「能否坚持」。

2. 坚持 

我在今年四月份给新竹交通大学资讯系一个演讲,题目是:唯坚持得成功。我自己才能平庸,但我很能坚持。我的这种个性在朋友之间是被称道的。坚持并不
代表一定成功,不过坚持本身就是一种美好的情操。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要坚持,我们总可以心安理得地说:那美好的战我打过了。人生最後要的不就是心
安理得吗?

3. 格调 

做事不但要坚持,而且要坚持高格调。格调使人高贵。俗世成功不保证格调,格调也不保证俗世成功,但是格调使人拥有尊严,使人获得尊敬。我在台湾,观
察计算机书籍的写作与出版,对於格调特别有所感触。有些作者与出版社,并不在乎格调,也不在乎贡献,只在乎生意,只在乎利润。生意是要做,利润是要赚,传
道还需道粮嘛,但是金钱绝不能摆在第一位,否则生意和利润都不会长远。因金钱而结合的,终将因金钱而分手而结束。关於这个,台湾有许多活生生的例子,可为
大陆出版社借鉴。大陆所有出版社都是公营,还不知道什麽叫倒闭关门,入世(WTO)之後很快会知道。

4. 谦虚与教养  

再怎麽开明的师长前辈,也许可以接纳年轻人的飞扬跋扈,也许可以接受年轻人的无理取闹,但当他真正需要帮手或真正要培养人才时,他一定特别考虑谦虚
有教养的年轻人。没有什麽是不能挑战的,但是做为挑战者,你要言之有物、言之有理,并且最好言之有「礼」。毛主席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话说的真
好。毛主席又说「造反有理」,言下之意是所有的造反都有理,这话就很没有道理。

5. 气势

气势和先前说到的谦虚,两间之间不好拿捏,拿捏尺寸属於艺术范畴。圆熟的人生历练,才能把两者调理得恰到好处。我的想法是:做人要谦虚,做事要有气
势。这次来内地演讲,接触读者,网上很多的评语是:他很谦虚。为什麽这麽说?难道侯捷曾经给人不谦虚的印象吗?是因为我文章中的气势吗?谦虚和气势,并不
是两条平行线。

6. 勤奋

爱迪生说,「成功是百分之一的天才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道理非常清楚,我没有什麽引申。你问任何一位你认为成功的人他是否勤奋,看看他怎麽
说。我有一位大学同学,跳舞打牌爱吃爱玩,但是每次微积分考试都比我好。我比他勤奋,他比我聪明。天赋使然,别在上面钻牛角尖(我曾经钻得很痛苦)。要知
道,人生的成绩单和学校的成绩单没有必然关联。人生很长,要看长远,要计久长。

7. 超越自己的「局限」

清华一位同学问我,最佩服哪些程序员,我一时答不上来。经过同学的引导,我说了几个名字。同学又问我,我佩服的都是些外国人吗?我略略想了一下说是。同学(似乎)失望地坐了下来。

事实上,在那个突然的问题中,我的思考迷了路。我的回答并不真正代表我的心意。我从来没有想过谁是我最佩服的程序员。在我的生活中那是一个不存在的
话题。技术不是真理,我没有崇拜过哪一位程序员或技术大师。我知道大陆有着地位极为崇高(近乎民族英雄)的程序员,他们的事迹对来自台湾的我而言,有着一
层陌生。当然,传奇令人神往,我也爱听他们的传奇。至於台湾,从来没有知名的程序员,台湾不曾走过这样一个个人英雄时代。

现在,我要修正我在清华的回答。我真正佩服的,是那些超越自己局限的人 ─
任何人,不只是程序员。「局限」是你的家庭你的环境加在你身上的先天桎梏,谁能摆脱先天桎梏,谁便是人生勇者,值得最大的尊敬与佩服。

如果我的读者之中有人佩服我,我希望那是因为我对技术写作的执着以及对年轻学子的关怀,不是因为我的技术。再且,我的技术也只普通而已。

●任重而道远

我为什麽有机会在华中科技大学和同学们有这麽热烈的一次接触?原因是我的书在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出版,而他们追求品质的态度,对作者的尊重,令我感
动。当我拿到《Essential
C++》简体版,我大吃一惊,制作品质完全不逊於繁体版。我告诉我的编辑,侯捷所有後续书籍秉此办理。这几天,仔细了解《深入浅出MFC》一波三折的出版
过程後,真正体会到,没有优秀的後援,好书终究到不了读者手上,那麽,作者再多的品质、坚持、格调,终是一场空。

身为一个自由作家,没有任何理由我需要在乎计算机技术书籍的整体发展。我把自己的书写好,已经很对得起我的社会责任。然而我诚恳告诉各位,计算机技
术书籍的整体发展和侯捷个人的发展,两者在我心中有相同的比重。前者说小了,影响大家的求知,说大了,影响国家的IT产业。读者对於这方面的殷切期待,在
侯捷网站上的读者来函中一再出现。昨天我从周老师手上又获得几封读者来信,其中一封言词诚恳,不卑不亢,特别令我感动,我把它念出来与大家分享。信中对我
个人的谬赞,不敢当。

● 煮酒论年少英雄

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日子里,我有一股忧郁。我的忧郁是:看不到台湾技术写作的後起之秀。当别人把我视为台湾技术写作的代表人物之一时,我在我的肩膀上给自己添了这麽一份担子。尽管我并没有实际为此做出什麽具体动作,但每念及此,我是忧郁的。

最近突然感觉,在这个议题上我好像轻松多了。仔细检讨,原来是 ─ 我这麽认为 ─
我已经看到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发展态势,看到了几支相当好的苗子,往我希望看到的方向发展。

计算机技术书籍出版品中,以市场较大的编程技术领域而言,台湾在 VB, Delphi, C++, VC, BCB
等各个编程语言或开发工具上,各有代表人物,各领风骚,各具贡献。这无疑是非常令人快慰的。这些人物的辈份高,地位高,我没有批评或赞美的资格。本来,月
旦人物也非一个稳重的人该做的事。然而,现今,我看到三位年少英雄,其中有我的学生,有我的後辈,本诸爱护之心,我想谈谈对他们的期许。

⊙ 叶秉哲

秉哲在网络上大大有名,是《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和《Design
Patterns》的译者。他确实博学多闻,涉猎广泛,不负网络大菩萨之名号。虽然我不知道他对写译志业有多大的兴趣,也不知道写译志业在他未来生涯规划
的比重如何,但他译出上述两本书,究竟也已经给出了相当贡献。

当然,我们希望看到更多。

我和秉哲结缘於《无责任书评》,他是首先(好像也是唯一)接下擂台的人。秉哲目前正在攻读博士。就我的观察,一个人获得的学位愈高,愈可能因为自己
的认知或社会一般认知的影响,把不算学术活动不带学术价值的这类写译工作视为小技。然则一个人一定要思考自己在哪个位置上能有最大的作为和贡献。书籍教育
的影响是非常非常深远的,传播知识甚至着书立论,更非小技。我期待看到秉哲更多的作品,更大的思考突破。

⊙蔡学镛

1996年我在元智大学开了一门 Windows
programming课程,有一位学生的期末作业令我惊艳,我给了他99分。他是学镛。

学镛有一个个人主页,其中有许多书评和短文。看到那些漂亮的短文,那些即时反应时事又总能拉回计算机相关主题的短文,我想到当年写《无责任书评》的我。现在的学镛,技术功力、文字功力和时事反应,都相当成熟敏锐,正在迈向巅峰。而这一切的背後,我知道他有多麽努力。

写译志业这条路上,学镛是块美玉。在元智,在清华,在工研院,当年并肩交谈的时候,我就已经感受到他对写作的热情、对技术的执着。热情与执着使他卓越,成一家之言。

⊙王森

我和王森结识最晚,却很快感受他对写译志业的热情,尤其是(好像)最近的一些变化。他说一部份是受了我的影响。如果这是真的,那麽我就是为大家做了件好事。

第一次知道王森,是在《程序员》杂志和CSDN网站上看到他的文章,相当扎实。今年八月份的Sun
Java2研讨会前,我们在新竹见了第一面。Java2研讨会上实际听了他的课。王森在台上有大将之风。他的研究主题比较偏冷,换句话说他并不把商业价值
摆第一位。这个难能可贵。当然,价值不在眼前,上天总不会亏待努力执着的人。

三位年少英雄都治学严谨,各有执着。博学多闻当以秉哲第一,文采学镛为最,课堂气势与掌握则首推王森。我对他们的认识,非仅来自我和他们的交往
─ 呵呵,我虽不擅交际,人面还是广的。

人各有志,最终的发展,有许许多多可能。然而我在这里以这段文字表示我对三人的赞美和鼓励。如果这真的对他们的未来发展带来一点点牵引作用,我也可说为读者做了件好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年来,我对大陆的计算机图书出版生态与技术写作生态也有了相当认识。我也时而在大陆的技术论坛上走走瞧瞧。

确实有很多人才。

我心目中锁定了一些好苗子,准备加以培养。只要他们够努力,有足够的业界磨练,并有足够的热情,他们都有潜力成为大陆第一流技术作家或译者。我为什
麽要培养他们、帮助他们?因为我对大陆有感情。很多技术交流,台湾这边关起门来都说要留一手,免得被追上。站在竞争的立场,不能说错(换位思考,你也一
样),毕竟人生面对许许多多的残酷竞争,个人与个人的竞争,公司与公司的竞争,城市与城市的竞争,国家与国家的竞争。但我的职志在教育,我没有留一手的想
法,也没有养虎遗患的考量。

大陆这麽多人才,出不了几个上得台面、被大众信赖的明星技术作家,实在说不过去。不怕大陆朋友看了难过,我要说,计算机店头书籍过去以来的大体表现
太烂了,因此现在正是有心人的绝佳机会。就贡献度而言,一本好书10万个人阅读,影响10万个人的思维,贡献度你说如何?就个人前途而言,大陆市场那麽
大,写本好书,收入不比程序员差(注)。当然,「得到大家的信赖」是一条非常长远的路,你得以实力和毅力证明你自己。

注:去年我对大陆计算机技术书籍的市场了解是:10000本是不错的成绩。这样的情况没有改变。但是今年侯捷四本书籍(着译皆含),每一本都在极短的时间内突破15000本。因此,只要书好,市场是很大的。

人的理想,脱离不了现实的束缚。目前我所知道的大陆计算机图书出版界,都还平头平等地对待所有作者和译者(偶有差距,无足道也)。这实在犯了最大的
商业错误。平头平等的待遇,吸引不了头角峥嵘的人才。让我们仔细看着,当中国入世,出版开放,优越的出版人和技术作家将怎样淘汰掉那些颟顸的老大社。广大
读者亦将因为开放竞争而获得最大利益:各位的受教权终於获得了保障 ─ 保障至少有好书可选。很多人戏称今年为 C++
年,都说怎麽今年出了这麽多 C++ 好书,钱包都瘦了。任何一位严肃的学习者都宁愿钱包瘦,也不愿竞争力薄。

497 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