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问题

家里人说起宝宝上学的问题,心血来潮在网上看了半天如何入学、学校教育等一系列的问题。

仔细翻看了附近一所学校的网站,又对比了看了下昌平区教委和海淀区教委的网站,有点小震撼。海淀的教育根基实在是深厚,一个教委的网站居然有极其丰富的内容。看了些校长们的心路历程,感觉教育绝不是随口说说而已,教书育人是一件极需要耐心的事,用艰辛来形容也不为过。现在的教育环境、理念、政策和自己当年读书时都不一样,在下一代的教育无小事,现在的教育简直是一件系统工程。我显然还是是门外汉,确实是需要分一部分精力出来,以后一定要经常研究才是。

虽然我对自身的教育曾经还算是有些追求,但是自觉修行和修心都不够,学习能力仍然欠缺。此外也反思自己的生活上拖沓、懒散、杂乱、随意和浮躁,惭愧如何才能做得了孩子的榜样。而家庭教育对一个人的影响可谓是极其深远,所以我想我自己是极需要改变和克服人性的弱点。其实,人最难战胜的是自己。修己才能渡人。

 

13 次阅读

人类进化的终极目地是什么?

最近看了一些科技新闻,科技进步的速度令人震惊。其实我们这几年的日常生活已经被科技潜移默化地改变了,支付宝、微信使得我们变成了无现金社会。家电智能化使得我们在远程就可以操纵家里的电器了,轻点手机就可以将家里的空调、空气净化器、监控设备等等打开,已经非常方便了。科技进步对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带来一定的影响,每个人都应当保持对未来科技的关注,否则可能会成为像现在很多无法使用智能手机的老人一样。也许我们无法是掀起浪潮的人,但是应当是借着浪潮里往前走。

在这些新闻里,特别是关于人机接口的新闻让我有了些关于人类进化的异想天开的想法,正好在知乎里有人问到相关的话题,于是直接写到知乎里了。我知道有些观点还有仔细思考的余地,也先转贴到这里,待日后再进一步完善。欢迎留言讨论。

人类进化的终极目地是什么? 

我不想探讨人类是怎么来的,也许只是符合达尔文进化论的从无机世界进化而来,这里仅仅从科技进步角度探讨下我们人类要往哪里去。

最近看到一些科技新闻,埃隆·马斯克所投资的人工智能公司,在人机结合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该公司已经可以把几微米大小的电极植入人脑,在不损伤大脑的情况下获得非常强的脑电波信号,加上外置的蓝牙设备,从而可以操纵计算机,短期内的目标是让瘫痪患者可以通过人机结合设备操纵机械装置;还有早期的一些新闻视频,波士顿动力的仿生机器人已经可以完成高难度的后空翻动作;Google 的 AlphaGo 战胜李世石,Google Assistant 已经可以以假乱真帮用户订餐;IBM 推出了商用量子计算机 IBM Q;速度高达600M ~ 1G 的 5G 网络也很快将要商用普及;无人驾驶技术也正在突飞猛进;NASA 宣布发现了离地球只有三光年的类地行星;北京大学发现了新基因编辑技术。不禁让人感叹当今世界科学进步真的是日新月异,人工智能、通讯和计算技术方面的进展,使得万物互联的时代更加可期。

所以人类的科技进步是永无止尽的,可能性远超我们的想象。这里大胆设想,和大多数人认为的人类文明最终将移民到其他宜居星球不同,人类进化的终极目标有可能是纯的机器生命。下面推演一下:

第一阶段是人类开始学会利用电脑等机械设备,机器是人类的延伸,然后出现的是人机结合,人类开始利用机械设备帮助残障人士,将机器变成身体的一部分。最开始是更换四肢,当科技水平再进一步,就可以利用机器器官替换生物器官,例如:我们今天已经有人工心脏了。

第二阶段,当技术进步到一定程度时,人类可以抛弃自己的身体,将生物大脑移植到机器身体内部,通过生物保障系统为生物大脑提供养分,保证大脑对机器身体的控制。保障我们大脑生存下来的生物体保障系统将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一部分,而大脑和机械身体的连接部分这时已经很成熟。这种技术首先会应用在瘫痪病人身上。

而最终进化的目标,是一定会有某个人,更可能是某个大脑是生物大脑,身体是机械身体的科学家,不满自己的大脑还是生物体,而将自己的意识复制到人造机器大脑(基于人工神经元)中,机器大脑和生物大脑拥有相同的功能,具有承载意识和创新的能力(请不要认为是某种计算算法,即使复制一个相同的大脑,也会产生不同的想法)。人类从此彻底抛弃生物特性,变成了在一种机器生物存在,同时有自主意识。如果这种机器的存在是一种仿生的身体,例如拥有硅胶的外皮肤,那么和生物人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两样,当然这取决于人类的审美,想把自己的身体打造成什么样子,但也很有可能是类似于变形金刚的,非常生硬的机械身体。

所以这么推演下来,类似变形金刚的、有自主意识的机器人可能会是人类进化的终极状态,特别是当地球环境恶化,渐渐不适合生物体生存。这种形态的机器人仅仅依靠能量(小型化核反应电池)就可以存活,机械身体可以在各种恶劣环境下都可以生存,具有几乎永恒的生命,从而可以实现漫长的星际航行。当然,这种机器生物和传统生物会共同存在,某些人会选择在合适的环境里继续以生物体的形态存在,生老病死。

这里设想的基于前面的科技进展,已经可以初见端倪,例如人脑和电脑的连接技术已经初步出现,波士顿动力公司的机器人身体已经极端灵活。而目前人类从基于人工神经网络创建出真正具有自我意识的人工生命的可能性不大,而反而是从人类自身进化成机械生命可能性更符合逻辑。

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3620207/answer/777334985

23 次阅读

关于职业生涯调整的一些思考

说起来惭愧,走了快二十年的职业道路,除了几个值得回忆,给自己带来成长的项目之外,并无任何出彩之处。同时我也目睹很多朋友起起伏伏的职场故事,加上我自己的惨痛经历,所以我也会常常反思是否需要主动做调整这件事。虽然一直以来,都在做技术工作,偶尔在项目中会承担一部分项目管理工作,但往往没有正式的职位,所以只能谈谈主动调整和被动调整这档子事。

我把跳槽、主动调整自己的工作内容,比如内部换组,这一类的称为主动调整;而我经历更多的则是被动调整,业内常见的被动调整包括:公司倒闭,部门倒闭,公司裁员,公司因为业务需要进行业务重组(re-org)导致的内部调整等等。我自己经历过一次裸辞跳槽(那时正是我高产的黄金岁月),一次因为个人生活需要主动要求调整部门,多次因为业务重组而导致的被动调整。总的来说,可以看出我是个极其不愿意瞎折腾的人,当然这很大程度和个人性格以及机遇有很大关系。

从目前我自己的经验来看,主动调整大概率会对个人职业生涯成正向作用,而被动调整则常常给个人带来负面影响较多。原因在于,主动的调整通常目的性较强,符合个人意愿,从工作方式和主动性上都更契合。而被动的调整,则往往是临时搭台唱戏,如果个人不是很强势的话,是很难获得唱主角的机会,多数时间都是在戏台子上唱配角,跑龙套,有时真的只是浪费时间混口饭吃。

因此做人还是应当主动调整自己,如果没有好的机会发挥自己的个人专长,就应该作出调整,正所谓人挪活,树挪死。我自己也是有几点体会,一定想清楚自己要什么,否则不要乱动,要综合考虑自己当前的阶段最需要的是什么,带着目的进行调整,如果想不清楚,还不如不要动。例如,是单纯希望加薪解决当前下买房的需求,还是希望有个氛围良好的工作环境,抑或是想多学点东西等等;二是看看是否当前的工作是一定没有机会了吗,你对目前的工作掌握了吗,是否有所心得?是否真的自己无法在当前的组织里创造价值了吗?有时候虽然在当下碰到了困难,但是不妨坚持一下,也许还可以海阔天空;三是,新的机会会给自己带来什么,能否带来提升?如果只是出卖青春的 996 重复劳动,多赚点钱还是算了吧;再说说成本中心和利润中心的问题,如果所在的部门是成本中心,那么人力成了公司的成本,而成本中心往往不直接创造利润,那么情况通常是,干得再苦再累也很难在薪酬等方面的目标获得很好的提升,因为在这个方向上,个人目标和公司始很难做到双赢,晋升会相对慢很多(很不幸我现在正处于这样的状态,所以是肺腑之言)。如果真想多赚点钱,还是尽量去能够帮公司直接赚钱的部门,直接服务企业客户创造价值,相比获得提升的机会会更多。

最后,即使有好的机会,也不要轻易变换行业。虽然做程序员虽然都是做技术工作,但是程序员实际上是在各种细分行业里的,例如:金融IT、互联网(可以分的更细:视频、零售、新闻……)、大数据、AI 等等。频繁变换行业实际上没有任何好处,因为业务知识经验价值无法最大化。换句话说就是以前的业务经验在新的行业里没有用了,再加上纯技术领域各种前后端技术的快速变换,作为技术人频繁换行业的结局就是被快速淘汰。

所以,总结起来就是:不忘初心,认清现实;积极主动,坚持一会;端正心态,选好行业;目标明确,再做调整。

76 次阅读

回归

2019可谓是风云变幻的一年,贸易战打得如火如荼,股市像过山车一样,金融市场暴雷不断,科技巨头不断收缩,房价高企,忽然之间仿佛连苹果都吃不起了,相信所有的人或多或少都能感觉到无形的压力。印证了个人命运和国家命运是紧密相连的。

本来我在公司的“新项目”进展还算不错,和几个合作很好的同事将一艘满是漏洞的船修缮的相对完整,在 Kubernetes 世界里几乎可以自由航行,最近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给内部用户做演示宣讲,渐渐我们也积累了不少用户。就在项目干得如火如荼之际,一场裁员却来的很突然,这次裁员和绩效无关,同一个部门的三位其他同事必须有一位必须离开,两位需要转组,被裁的同事可以拿到补偿。我这位被裁的同事是成都人,海归90后,因为反正在北京也买不起房,平时也很洒脱,不多的工资和假期干脆都拿来周游世界,增长见识。毕业一两年却已去了好几个国家。他恰好正准备过段时间辞职,这也算是种幸运。我问他后面有什么打算,他说已经和妻子决定离开打拼了两年都北京,返回成都创业。在为他们几个办的散伙饭上,我倒是为他感到坦然和释放。有时放弃了才能得到,回归到家乡,换个环境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新的起点,所以年轻真好,就在于拿起放下的成本很小,未来总有无限的可能性和广阔性。而我们这些老油条,还得在这里日复一日的重复朝九晚六(晚上还得开会)的非健康生活。

这场裁员对我的项目也是冲击不小,由于人手少了,管理层决定把这个项目停了,项目成员也都被分散到其他更紧急的项目组里。包括我自己,本来计划调整自己的职业生涯往管理方向走一走,现在短期内已不可能,几乎调整好的姿态现在又必须完整地调整回来,回归纯技术。好在我对纯技术还是有热情的,而在大公司做管理就面临大量的会议和办公室政治,做技术就显得存粹多了。所以,我对这样的“回归”,倒也很坦然,我也正需要一点时间来继续调整自己。至于我的 “新项目”,积累了不少用户,项目组成员依然热情高涨,所以我们自然也不会就此放弃,我们会利用自己的时间来做一些事情,包括支持内部客户,等到过一段时间公司的人手又富裕了,我们就又可以“东山再起”了。

所以人的命运常常是和时代关联在一起的,国际政治的“蝴蝶效应”会形成无形的飓风,将我们每个人都裹挟在一起。在无力抗争时,大概能做的,也只有坦然的“回归”了。

63 次阅读

银行网点转型

招行的银行卡到期换卡,最近忙到没有时间,新卡片制好了收到短信通知后,都拖了将近一个月没去取。感谢支付宝和微信,现在真的是不需要现金了。于是周末专门花了半天时间去了北三环的招行换卡,首先是坐地铁,然后再换共享单车骑行一会儿。我本以为银行人不多,只是取一张卡而已,可以很快办完,谁知竟然花了40多分钟。

首先,现在这家招行的网点居然没有取号机了,而是要求我用招行网银App扫一个二维码取号。我在想这分明是为了推广网银App,要是我没用智能手机怎么办?要是我没有安装网银,还得当场下一个不成?取了一个B开头的号之后就开始等了。银行里人的确不多,一个诺大的网点其实只有三、四个客户,开了两个普通高柜窗口,两个普通理财窗口,还有金葵花理财也在开门营业,外加大堂经理一人,迎宾员一人。

一开始前面有两个客户C开头的号,办完了又直接叫了一个C起始的号码,然后很我就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最后我实在有点不耐烦了,于是去问了大堂经理为什么不叫 B 开头的号。大堂经理感觉对客户还是比较尊重的,立马就进去协调一下,过了一会儿就来了一个柜员开了个新的窗口叫了B号。我顺便问了问,C开头的号是什么意思,柜员告诉我C开头是普通卡,B开头的是金卡。所以这还真符合我之前来招行网点的印象,好像现在金卡客户好像多于普通卡客户,每次办理业务都需要排队。就这样,我的业务大概4分钟不到就办完了,我却等了将近40分钟。

2012年我就曾经做过银行网点转型的解决方案和项目,例如大堂经理在客户进入网点之后(至少是排队之后),就能够获取到客户的等级级别,从而提供相应等级的服务。特别在人工智能兴起,支付宝的扫脸支付都已经成熟应用的今天,识别到客户并不是有很大的难度,银行网点是应该能够通过技术手段提供更好的服务。当然,从银行角度,是否真的愿意花心思服务好中低端客户,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而能否维护好存量客户,并且从存量客户里挖掘出高端客户,则是另外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了。

现在看来,普通的银行网点,离智能智慧还差得远,银行网点人员的服务水平也需要加强,银行网点转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另外回来的路上试了试青桔单车,还是比较方便的。共享单车企业第一波已经死在了沙滩上,最终谁能胜出还是看资本实力、运营和服务,潮水退去,就知道谁在裸泳了。做什么都是长跑,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69 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