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两位好医生

周末跑了好几次医院,虽然有些折腾,却值得纪念一下。

上周四身体不适,由于之前相关部位有过剧烈的病痛,惶恐巨痛将至,加之上有老、下有小,也不敢太怠慢自己的身体,于是晚上赶紧打开手机看看三院是否有号。运气不错的是:周五上午居然剩余了一个专家号,照片边简介寥寥几句,但是写着主任医师、知名专家,鉴于三院的号基本靠抢,既然有个专家号,也就没多想直接就挂号了。

第二天去看病见到医生本人,比想象年纪要大很多,两鬓斑白,但是人很随和。医生给我开了超声检查,因为我比较担心,于是问是否可以再开一个 CT 检查?医生说从你的情况考虑,没必要做重复检查的浪费钱,如果想看得清楚,可以选 CT 检查。开完单子,我想试着预约下次的号,结果医生说,你先别挂号了,我周日在,你检查完过来,把结果直接拿过来给我帮你看看,如果有问题需要处理,再找护士站加个号。

然后约了周六去做 CT,非常不巧的是只能到周一才能拿到结果。咨询了说是 CT 结果做完了系统里马上就有了,但是需要读片医生出读片报告,所以出片需要等待,但是大夫可以从电脑上调出片子进行诊断。犹豫了一番,还是决定按之前大夫的建议周日去看一下结果,如果实在不行再试试看能否约到下次看病的号也好。

周日,一进医院先去尝试打印 CT 结果。果然读片结果还未出,所以胶片还是打不出来。于是等快下班没有其他病人的时候,去找了主任。结果没有胶片,主任也很为难,因为 CT 结果属于病人隐私,需要挂号才能从电脑中读片。那我说要不既然约好了,我加个您的专家号吧。结果医生说只是看一下结果,没必要加专家号浪费钱,要不你去挂个普通号试试,看能不能调出片子来给你看一下吧。就这样,最终我挂了个普通号,主任给我看了下结果,因为并没有什么大碍,简单交代了下平时的注意事项,之后我还又多问了几个问题,主任都非常有耐心地回答。和妻子述说了下这件事,她说从来没碰到过这样的好医生。

不过,我记忆里多年前还碰见过另一位德高望重的人民医院的退休返聘的老专家,除了给病人看病,还带研究生进行医术传承。初见她面容消瘦,满头银发,非常慈祥,精神也很好。给我看病时总是很仔细地询问病情,耐心地解答疑问,亲自写病历和药方。大概年纪大了,老专家给出的药方手写后都由坐在对面的研究生录入电脑打印。一次,我看完病,老专家出完我的医嘱后,接着看下一个病人,对面的研究生开始打印病历和药方。我站在旁边等待忽然想起一个药品的使用问题,因为老专家正在给其他病人看病,我转而向正在录入病历的研究生求教用法用量。老专家见状,立刻停下很严肃地说:“请你有问题直接问我,不要问她,她还只是个研究生,不可以给病人看病。你那个药注意这样吃……”我立刻对这位老专家肃然起敬,她对待病人可谓是一丝不苟。十多年过去了,老专家早已在前几年仙逝了,但她慈祥而专注的形象,我到现在仍然记忆犹新。

由于我国医疗系统存在的各种顽疾,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匀,医患关系紧张是常有的事。我很庆幸遇上两位好大夫,让看病的过程不糟心,甚至感觉到温暖,身体的病痛都仿佛有所减轻。所谓“医者仁心”,当是如此了吧。

195 次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