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又回了趟南大。天是江南那常有的阴郁天气,柔光透过的水泥栅格散落在微潮的楼梯上,穿过幽暗的过道,回到寝室。不知道为何,在书桌对面的水泥书架下多了一张弹簧床。自己时而睡在双层床的上铺,上铺上用木板架着我的一大堆书。我从上铺跳下来,睡在那张弹簧床上,奇怪的是床很硬,但是却很舒服。

在寝室外游走,去对面老伍的房间,他的房间似乎大了许多。只是看不到老伍在什么地方。倒是我们寝室的人都在。老伍寝室的门口上挂了副挂历,乍看过去,赫然写着2006年,我正犹豫仔细看才发现在2006年的大字下其实写着2002年,挂历上显示的是5月,在6日的日期上,还画着粗粗的圈。原来是2002年5月6日。我已经从北京回来了,我们快要毕业了……

随即醒来,天已大亮。2002年5月6日,是个什么特殊的日子吗?我想我大概在等待单位发来的进京指标。那些日子无所事事,工作大都已经搞定,未来似乎很美好,只是空气中隐隐弥漫着离别的气氛。但终究,那些日子一去不复返,任凭自己哭过,思念过,怀旧过,还有许多的麻木忘却。那些故事终究随风而去,只留下些许记忆偶然在梦中忽然闪烁,像流星划过。

940 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