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点思绪

每次清晨搭地铁上班,在西二旗城铁出口汹涌的人潮中,总有一种幻灭的挫败感。每隔2分钟一趟列车呼啸而至,放下数百个上班族乘客,大概也多为IT从业者,他们和我一样,行色匆匆,脸色苍白而疲惫,身背双肩电脑包,从远处看去,和忍者神龟差不多。我自己工作多年,说起来也算是居有定所,衣食无忧,一年差不多能出去旅游一趟,有时间也可以去咖啡厅坐坐。可是每次面对着这汹涌的人潮,立刻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原来自己也不过如此罢了,是这IT劳动力大军里渺小的一员,这种日复一日的日子还能维持多长时间?

记得以前看到的一篇报道,讲的是大城市中夹心层的落差感。举几个例子:某人是传媒公司的业务联络员,接触的都是一些明星,他常常西装革履,穿梭在金碧辉煌的五星级酒店中,出入于各种酒会。但是一旦回到他那租来的10平米小屋,脱掉西装外套,穿上拖鞋,北京空气不好,昨天刚擦的窗台上,又落满了尘土,晚饭还要到外边大排档去吃。一种巨大的心理落差就此形成。这种境遇,和我刚才提到的情况也算是异曲同工了。

我想我们的这种情绪和境遇,在政府若干年前大力发展IT产业,大力建设软件园时就已注定!政府的指挥棒一挥,模仿硅谷的软件园里的建筑就拔地而起,成千上万的年轻毕业生,走进了软件园,成为了软件蓝领。只是,那些本应充满思想和创意的软件开发,被做成了一个巨大的工程模式,每个人只是流水线上的一个小环节,巨型机器上的一个螺丝钉。在这个领域,我们看到的不是百花齐放,却是概念炒作愈来愈烈,软件产品日益的趋同,竞争极其惨烈。

请问我们在解决了就业的问题的同时,有没有考虑过配套设施的问题,有没有考虑过产业的核心竞争力问题,有没有普罗大众的生活质量问题,有没有考虑过芸芸众生的幸福感问题,有没有人真正尊重劳动者(不管是脑力还是体力劳动),给劳动者以尊严?最近我们是不是看得太浅,活得太累?

这些发问,是不是要求有些太高?北京市人口已近三千万,车辆接近五百万量,中国的人口将近十四亿,面对着这巨大的基数,任何小的问题都会被无限放大。其实这反而是当局者应当用谨慎的态度作出决策,而不是朝令夕改,或者根本就不作为。我们看到太多的事例: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导致产能过剩;先刺激汽车消费,然后又开始限行;北京脆弱的排水管线,在暴雨面前的糟糕表现……

所以大概因此我们才会在人潮中不自信,不淡定;我们被挤的忽上忽下,左右摇摆;我们焦虑地看到各种负面消息,茫然而不知所措;我们同情那些穷人弱者却又无能为力;我们追逐梦想的代价总是很大;我们的幸福指数真的太低;我们希望获得作为一个公民的尊严。只是不知道,我们还要等多久?

这是一点点思绪,来的快,去的也快。记在这里,也算是对自己心里一直以来的种种不安的一种告白。

1,021 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