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孩子》

妈妈在远方,轻声呼唤
我能感应,声波穿透了跳动的心
震颤爬满疲惫的身躯
是的,一个孩子
想留驻在青涩的记忆里

把思绪尘封
蜷曲成懵懂的胚胎
我愿意这就是永远
一个没有成熟的果实

可是谁都不能阻止
年华腐烂、忧伤弥漫
声音嘶哑到无法呐喊
只有孩子才会
在阳光明媚里轮回

《渐渐》

轻轻的回眸
把北京的黄昏
存成一片朦胧的影像
作为告别的句点
远去的铁道灯
模糊的地平线
自己为自己送别
疲惫的身躯
陌生的脸庞
是否离家又近了一点

1,594 次阅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