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与非技术

LD 忽然说不怎么想做技术工作,我表达了一下我的观点:(LD 的回复省略)

不过凭我的感觉,你不一定适合做非技术的工作

我只是和你说说我的感觉:非技术的活不等于不需要动脑经,也不等于不累,不等于不闹心。

就比如我昨天准备给别人讲PPT,就不是个技术活。

反而我觉得对我来说,技术活是最得心应手的。不累。

而我的经验和忠告就是:从事和自己专业不怎么相关的活,这个才是最累的。因为要学习很多很多新东西。工作做的好不好,做的累不累,做到爽不爽,不在于技术和非技术。

做非技术活不累,那个是个错觉!

当然工作嘛,也许有性质差别,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即使是比较辛苦,做下来也不会感觉很累。其实是心理因素。

工作就是工作,有一个从生疏到熟练的过程,即使是做研究性质的工作,也有熟练的部分(研究方法、研究经验)。

往往一份工作,到了熟练的程度,就没有什么新鲜感,也并不有趣,这时通常有两种人,头一种人,所以会发现工作越来越累;另外一种人觉得现在的工作已经太简单了,只不过是机械的重复,所以这类人喜欢挑战自己,去寻找一份新的工作。

9,602 次阅读

4 Replies to “技术与非技术”

  1. 我发现我自己除了技术性工作,其它什么工作都胜任不了。
    你前面提到压力,我完全能理解,因为讲课的确是一件很累人的事。讲课者除了必须十分熟悉课程的框架和内容,还得注意讲课的节奏性、生动性、流畅性等等。授课的过程即是对自己知识体系的梳理过程。所以讲课对人的提高是非常大的。只可惜我目前没什么这样的机会:) 来北京之前有时也要讲讲课,累得不行。 最近我又遇到新问题,原来搭档编程时若两个人的理念不一样,配合起来是何等痛苦。我有过几次搭档的经历(仅指两个人合写程序,并非XP中的搭档),都没有这次这么烦乱和痛苦。对方太过于有主见,而在我看来他的见解很多地方存在错误,我“力求建立有序章法”的做法或想法,在他过于随性的项目管理和程序组织的理念中被捣碎得七零八落。有时我不禁会想:到底是他过于随意,还是我过于完美。团队中,若两个人的理念不一致,千万别做平起平坐的搭档,要么选出一个人当leader,要么再从外面找个leader来领导这两个人。

  2. 对于你碰到的问题,我觉得你说的没错。凡是优秀的产品(程序、建筑),没有不是通过有序有章法的工程过程来构建的。“工程”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方法学和管理学方面的范畴,是个很大的很系统的概念。我认为,如果要按“工程”原则来做一件事情,就应该讲方法、讲管理,在具体的方法学的指导下进行稳步的工程活动。在工程中,一定要有“总工程师”的领导角色,这是个很厉害的角色,承担的责任也很多,我们做工程的,职业的终极目标也就是这个了。你们的项目,一定缺少一个这样的可以把关的领导。
    最后,我想说:任何工作,做到极致都是一门散发出美感的艺术。

  3. 不知道中国的IT为什么那么浮躁。也许是门槛太低的原因,很多学业不专精的人,没有经过专业的从业培训,部具备专业素养和专业知识,也有机会从事各种各样的IT项目。另一个原因是中国的IT市场目光太短,当然客户的IT人员素质也值得商榷,他们的浮躁也直接导致IT项目水平平庸化。把问题的层次在提高一点,就会涉及到中国的教育水平,国民的道德水准和综合素质以及中国的生活质量,这些指标和人的浮躁指数形成直接关系。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每天从拥挤的城铁上下班回到家,哪里还有心情好好写代码。
    但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潜心做学问做事情的人,当生活富足,从事工作变成了一种乐趣和娱乐的时候,人就会带有足够的热情。所以,美国人比较容易潜心做事,通常他们手头也不会有太多的事情同时进行,所以常常说他们比较“简单”。简单就是美,简单就比较容易出成果。
    像你这样真正的高手和水平一般的人在一起工作,也的确很难获得他人的理解。你应该去一个精英团队,能够有时间做优雅的架构,也优美的程序。

  4. 我不觉得自己是高手,我缺乏高手的思考精神。也许是生活太过忙乱,能让我提炼总结的时间总是少之又少,所以总担心自己“学而不思则罔”,担心自己越来越浮躁。不知如何才能够在浮躁的大环境下让自己内心安稳平静。
    在南大机房和图书馆的单纯心态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相比之下,现在写的代码比那时更规范了,但也更无奈了;现在思考的范围比那时更广阔了,但也更复杂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