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凉

偶然发现水柔香的网站也打不开了。最初认识水柔是一篇《女人香》的小说,作者 Carl 用潇洒细腻的笔触去写就和水柔的点滴故事。从此认识水柔和她的网站,一群相识的旧友,在她的论坛里天马行空。她也常放出许多文字,在殷红色的页面里,散布着幽香,像极了一朵绽放的玫瑰。

曾经和她写过电子邮件,讨教过写作方面的问题,在突发奇想写作一篇小说时受益良多。我曾想,能够写就如此细腻如水,满满骄傲,又像是故作姿态般的文字,她会有怎样的容颜?再后来,她论坛渐渐不做了,叶子也极少更新,偶有文字放出来。这玫瑰仿佛渐渐在时间里凋残,最后彻底消失不见,尚留有幽幽余香偶尔散落在搜索引擎的角落里。

这两天秋雨连绵,北京的天气转凉了许多。冷冷凄凄里不禁又怀念起故人来。有人说频频回忆往事是一种衰老的表现,也许吧,没有人能阻挡时间的脚步,当你想这么做的时候,它已经在你的眼角又刻上几道皱纹,在你的青丝里又掺入几许白发。我的确是怀念那些旧日时光,就好像木心的那首《从前慢》:

从前慢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对于”从前“,我脑海里还存留着这样的儿时夏日影像:一片长满泡桐树的操场,旁边就是青瓦白墙的厨房,每天早上阳光洒在青苔上,需要将蜂窝煤炉子从厨房取出生火,先点柴火,再放煤球;吃饭有时是一大家子人直接搬桌子在操场上,几张课桌拼成一张大桌,一家人吃饭能有说有笑;雨后在树根底下捉来知了的幼虫,放在纱窗上,等待第二天的蜕变;晚上就直接搬张竹床睡在操场上,那时的星星真的是亮,满天可以数到睡着。是的,从前很慢,慢到可以定格成一幅幅水彩,在脑海里停留几十年,可是又有什么不好?!

所以,秋凉添衣,故人们都一切安好!

久违的平静

六月燥热的夏夜,窗外忽然传来悠扬的陶郧,那古韵轻盈地飘渺在夜空里,又瞬间直达人的心底,让我忽然安静下来,这种安静让我产生一种短暂的舒适感,也让自己审视内心,忽然意识到这是一种真正久违的瞬间。

我想大概是心中背负了太多负累了,每天不是在背负工作的任务,就是在其他人的期望中奔逃,太多的书买了没读,太多的事没做,太多的技术债要还,终日心中充满焦虑,偶尔的停顿也只是寻找一点精神的麻痹。人不够“”“静”,又如何活在当下,又如何关照内心?

这种状态大概也和欲望脱不了干系,工作想不负众望,想升职加薪;家人希望你飞黄腾达:自己的欲望,其他人的欲望,仿佛是编制好的一张网,让人无法挣脱,只能往前走,向上爬。当你还什么都没做的时候,就已经背负了太多的“工作债”,“学习债”,“情感债”,又或者“儿女债”。

由此看来,很多时候说身不由己是真的,想做到“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何其难。换一个时代,如果回到文革时期,能保持清醒,不伤害他人,不随波逐流是多难的一件事。这就是所谓的社会的裹挟,人无法脱离社会和家庭,必将受到这些无形之手手的左右。

不过我仍然相信这一切应该可以改变,一个人内心的坚持和力量也是需要不断锻炼的,多读有营养的书,旅行,思考,关照内心,关爱他人。当精神的世界渐渐开阔和坚强,现实的世界大概也会更加美好吧!

多说无益

古人云:不扫一屋何以扫天下?一直以来忙忙碌碌,生活凌乱,常是焦虑不安的。今日得闲,稍做整理,洗衣打扫,整个人竟渐渐安静下来。

静下来,就能观照自己的内心,平常道理居然又有了更深的感触:一是凡事须从小事做起,态度须严谨和认真,久而久之就能养成良好习惯,做起来便不累了;而再小的事情,坚持来做亦可做得精深,做成不凡;此外,目标一旦确立,就必须少言多做,多说无益,脚踏实地用行动和事实说话,才能赢得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