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流

  吾友雅流者,临川人氏,余之同乡同学,亦为老友。文章满腹,心志高远。尝以文言博之,述三二警世之事,示其情,明其理,击节高歌,自得其乐焉。余心有戚戚,欲以此文呼应,尝斯文之酣美,记吾友之轶事,此亦乐哉。

 

  余之与雅流为友,盖八年有余矣。初为学于南大,常励其明志,练其筋骨。九一一之日,美利坚国为恐怖之袭,举世惶恐,然雅流言快焉。斯国遇袭,乃必然之事,因其尝为他人之所不为,施他人之所不欲,声名渐下。然雅流嗟叹,斯强健之筋骨,奈何为其赴死之事,此斯之志矣,欲往之。吾劝其存此志于心,后积而薄发于十年之后,再为后世之壮举。其欣然焉,乃畅饮三杯而去。

 

  然学业已毕,吾北赴京城,雅流南下粤省,各为生活所迫,乃常书信言于英特网。斯之爱国之心,流于言表,愤世之举,亦有所为,偶有所得,必告知吾,不吝分享,余亦有所得。辗转亦四年矣,举国上下,变化甚巨,经济飞腾,大众小康。然世风日下,为官者不为民;为学问者无为学之志;为道德者,实乃无道德可言;为新闻者,则盛流言之风;此之现状,盖浮躁之情绪甚巨。余常嗟时世维艰,无平复心情可得,乃尝求于雅流,其欣然谈之,余惑得解矣。欲获平复之心,必先强其体魄,则约于年关假期,长谈奔跑,乃此生之笑谈。

 

  今雅流之欲为商,先富强其身,再富强其国,身体力行,从微小事始,此乃鸿鹄之志。吾今为此文,乃叹吾友雅流者,吾之良师益友哉。

1,251 次阅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