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

2019可谓是风云变幻的一年,贸易战打得如火如荼,股市像过山车一样,金融市场暴雷不断,科技巨头不断收缩,房价高企,忽然之间仿佛连苹果都吃不起了,相信所有的人或多或少都能感觉到无形的压力。印证了个人命运和国家命运是紧密相连的。

本来我在公司的“新项目”进展还算不错,和几个合作很好的同事将一艘满是漏洞的船修缮的相对完整,在 Kubernetes 世界里几乎可以自由航行,最近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给内部用户做演示宣讲,渐渐我们也积累了不少用户。就在项目干得如火如荼之际,一场裁员却来的很突然,这次裁员和绩效无关,同一个部门的三位其他同事必须有一位必须离开,两位需要转组,被裁的同事可以拿到补偿。我这位被裁的同事是成都人,海归90后,因为反正在北京也买不起房,平时也很洒脱,不多的工资和假期干脆都拿来周游世界,增长见识。毕业一两年却已去了好几个国家。他恰好正准备过段时间辞职,这也算是种幸运。我问他后面有什么打算,他说已经和妻子决定离开打拼了两年都北京,返回成都创业。在为他们几个办的散伙饭上,我倒是为他感到坦然和释放。有时放弃了才能得到,回归到家乡,换个环境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新的起点,所以年轻真好,就在于拿起放下的成本很小,未来总有无限的可能性和广阔性。而我们这些老油条,还得在这里日复一日的重复朝九晚六(晚上还得开会)的非健康生活。

这场裁员对我的项目也是冲击不小,由于人手少了,管理层决定把这个项目停了,项目成员也都被分散到其他更紧急的项目组里。包括我自己,本来计划调整自己的职业生涯往管理方向走一走,现在短期内已不可能,几乎调整好的姿态现在又必须完整地调整回来,回归纯技术。好在我对纯技术还是有热情的,而在大公司做管理就面临大量的会议和办公室政治,做技术就显得存粹多了。所以,我对这样的“回归”,倒也很坦然,我也正需要一点时间来继续调整自己。至于我的 “新项目”,积累了不少用户,项目组成员依然热情高涨,所以我们自然也不会就此放弃,我们会利用自己的时间来做一些事情,包括支持内部客户,等到过一段时间公司的人手又富裕了,我们就又可以“东山再起”了。

所以人的命运常常是和时代关联在一起的,国际政治的“蝴蝶效应”会形成无形的飓风,将我们每个人都裹挟在一起。在无力抗争时,大概能做的,也只有坦然的“回归”了。

124 次阅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